《乡村美妇》

刘大柱刚开始舔的时候,宋雅芝发出的是一声比一声长的娇吟中带着哭音的动静,可是到了后来,随着刘大柱口技的展开,轻勾慢卷,舔吸撩拨,深入浅出,长吻短吻,粉刷压迫,以及针对湿润阴=唇两旁敏感部位的穴位按摩,宋雅芝的声音就慢慢变成了仿佛正在忍受痛苦的嘤咛,低沉而压抑,就像是发烧打摆子的病人的动静!

要是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正在哭泣呢,可是仔细的看一下她的表情,却是有些迷醉,双颊酡红,就像是饮下了发酵过的烈酒,双眼微眯,睫毛微微的抖动着,有时还急促的吸一口气,然后慢慢地吐出来!尤其是当刘大柱用两排洁白整齐的牙齿,咬住她格外突出的小疙瘩用舌尖轻顶的时候,尤为突出!

慢慢地她的小疙瘩越涨越大,一开始的时候它就像婴儿乖巧的蜷缩在厚厚的棉被里,可是此时经过刺激之后,就好像是阴天里破云而出的太阳一样,发出淡淡的橘红,欢快坚强而又有活力,跳跳糖一样在刘大柱的嘴里跳来跳去,弹压着他灵巧滚烫的舌尖儿!

刘大柱不由得看的呆了一呆,手指头在那颗发酵豆芽般努出来的小疙瘩上面弹了一下,觉得这凶女人的小b实在是比很多所谓大美女或者处=子的蜜=穴更具有慑人的魅力,尤其是它顽强的顶开了两片唇,高高的好似一粒珍珠般的把那话上所有的嫩肉全都排挤在旁边,一副是万物如无物,践踏一起,高瞻远瞩的样子,实在是令人心生敬畏!

“你不哭了!”刘大柱手指头在小疙瘩上面连着弹了两下,用的力道经过考究,很非常的适中,正好可以作用!

“嗯!嗯!”因而引发了对方两声如此的闷哼!

“不哭了的话,那就把上衣脱下来,我要吃,你的,奶!”刘大柱拿黑色的粗线条记号笔在宋雅芝的那话儿周围画了一个椭圆形的圈子,因为这个区域,颜色明显已经变的比其它地方要红的多,就好像是被人命中了一拳似的,其实是刘大柱吃的时间太长了,足足有半个小时的光景!因为的确很甜,这娘们不怎么腥!

“嗯!”宋雅芝犹如母猫一样微弓起雪白的腰肢,发出一声软绵绵的娇=吟!但是却并没有什么动作!

“我就不相信你不脱!”刘大柱嘿嘿一笑,突然转过身子,身子横过来,一只耳朵向上一只耳朵向下,嘴巴自然也就竖了起来,正好和宋雅芝娇嫩的花朵成了一个嘴对嘴的平行状态,然后再次吻了下去!

这样的姿势自然是和接吻没有半点的区别了,而且宋雅芝的小b这会儿也不滑,不但不滑还因为被刘大柱吸干了琼浆玉液耳边的火辣辣的,就像是拿钝刀片刚刮完了胡子一样,从里到外的发干,往外冒火!

那人要是嗓子干了,就会努着嘴咽唾沫来滋润,嘴巴就会一动一动的,宋雅芝的下面现在也正是这样的难受,觉得里面有一团火在烧,火苗子一直烧到了胸膛里去,烧的她全身都在发痒难受空虚寂寞,恨不得有什么东西滋润一下面的小嘴,所以那两片玉=唇,也在蠕动,就像是咽唾沫的动作一样,想要酝酿出一些汁液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