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冯刚眼疾手快,右手在枝枝上一抓一拧,另外一只手闪电般的伸了出去,一把抓住她的皓腕,控制住她的坠势。

廖芸神『色』稍定,抬起头,仰望着冯刚,眸中满是感激之『色』。

居高临下,胸前的春光正入冯刚的眼帘,使得他心头一热,诱饶沟壑夺人眼球,一时间竟然有些傻了。

“快拉上我去!”

廖芸见冯刚那痴『迷』的眼神,顿时又羞又怒,赶忙用另外一只手捂住胸前,然后叱喝一声。

冯刚回过神来,这才把她抓了起来。

“你是鬼啊,突然间坐起来。”

廖芸喝骂道。

冯刚道:“我突然间想到一个问题要问你。”

“你这个没心没肺没肝没脾的家伙,你还会想问题啊?”

“我啥时候得罪你了,你竟然要这样诅咒我?”

冯刚一脸错愕地看着她的俏颊,突然听到她肚子“咕咕”的叫声,当即恍然大悟:“哦我明白了,原来你是为我没给你吃的而生气啊?哎哟哟,你早嘛,我这里还有两个果子,本打算明是上我吃的,既然你饿了我就给你一个吃的。唉,你是女人,吃的少,我还以为你不饿呢,你饿了就直接给我嘛,我又不是不给你吃,你怕个什么呢?唉,你们女人啊,脸皮就是薄,这饿都要饿死了,还要那面子干什么用呢?喏喏喏,拿过去吃,填填肚子先,可别再瞎生我的气了啊,唉,真是冤枉死了。”

冯刚一边滔滔不绝地着一边从口袋里『摸』出两个野果子,在衣服上擦干净后递了过去。

廖芸看着那两个普通的野果,仿佛看到一个精美的面包似的,实在是迫不及待的想吃,偏偏她又不便拉下面子,只是把脸一横,不屑地冷笑道:“我不饿,要吃你自己吃。”

廖芸罢,别过脸,道:“我困了,要休息了,你别打扰我睡觉。”

罢,廖芸学着冯刚的模样,环抱双臂躺在树杆上,闭上眼睛养神。

冯刚叹息一声,心想你就是嘴硬,死要面子活受罪,你自己愿意遭这个罪你就去遭呗,关我什么事?

冯刚没加理睬,心里的问题也藏在心底,不再打扰她,想着刚才从底下疯涌而过的鼠『潮』,依然心有余悸。

这段时间,他又何尝睡着,刚才发生的事情,他又何尝不知道,这荒山野岭的,处处潜藏着杀机,他可不敢睡的太死?再了,自己是个大老爷们儿,怎么可以让一个女人替自己把风呢?

林子里面一片寂静,没过多久,廖芸的呼吸变的均匀,似乎已经睡着了。

冯刚眯着眼睛打了个盹,就已经听到鸟儿清啼的声音,睁开眼,发现『色』已经放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