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赶快走吧,难道你还真想在这荒山野岭里过夜?”

喝好水,走了几步,见后面没有任何的动静,廖芸不由转过身,对着一脸花痴的冯刚骂道。

冯刚回过神来,连忙赔着笑脸,道:“反正我从都是在山里长大的,在哪里都一样,无所谓,无所谓滴。”

廖芸冷哼一声,朝着东面快步而校

“我们这是往哪里走?”

冯刚跟在后面问道。

反正现在也不急着回家,家里也不用自己担心什么,有美女陪着自己,自然是乐不思蜀。

尽管有些没心没肺,但是男人嘛,经常『性』的就会干一些没心没肺的事情,不是吗?

“你不是对大山很熟吗?你也不知道往哪里走?”

偏过头,廖芸没好气的看着这个看着就来气的可恶家伙道。

冯刚打量了一下四周,道:“这不是我的地盘,我也不晓得,我只知道往东边走是在往海上走,廖警官,难道我们要出海啊?私奔也不至于这样吧?出海?你要带着我出国吗?我不会国外的那些语言呢,只怕我过去适应不了啊。”

“闭上你的嘴!”

廖芸重重地道,加快步伐,在山林里面穿梭着。

渐渐的黑了下来,城市里万家灯火。

柔软舒适的太师椅上,吴贵手里夹着一根雪茄,一边吃着旁边漂亮女侍送到嘴边的葡萄,一边看着新闻节目,脸上表情极是惬意。

“吴总,只怕明新能源业的股票又要大涨啊,今新闻里对新能源这一块花了不少笔墨啊。”

一个体态妖娆的女人半个身子趴在吴贵的后背上,在他的耳畔边轻声道。

“女人就是女人,目光短浅永远是你们的代名词。”

吴总嗤之以鼻,满是不屑地道。

那体态妖娆的女人都闭上了嘴巴,一脸紧张。

伴君如伴虎,这个脾『性』古怪的大教父一旦发怒,身边的人都没有好果子吃。

她跟在吴贵的身边也有几年了,对他的脾『性』也有几分了解,今这般喝叱自己,看来他的心情并不好啊。

腰肢宛如水蛇一般摆动的女人绕到吴贵的前面,柔软的舌头啧着他的脸颊一路游绕到他的脖颈处,喘息地问道:“吴总,什么事惹的你这么不高兴呢?您身体金贵,可别气坏了身子。”

妖娆女人对吴贵的挑逗却没有让吴贵有半分的反应,他依然冷声道:“林茹这个女人连你的万分之一都不及,真是死有余辜。”

微眯着双眼的女人眼睛猛地睁开,吃惊地问道:“林茹死了?”

“一点事都办不好,还留着她在这个世上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