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冯刚一步步的朝进那偷鸡贼,偷鸡贼眼睛里面布满恐惧之『色』,双手撑着地面,往后退。

“你是谁?”

昏暗的光线下,冯刚的笑容显得人畜无害,但是落在偷鸡贼的眼睛里,却像是遇到了绝世大恶魔似的。

“你主动的揭开你脸上的黑布,免得我动手。”

冯刚一步步的靠近他,用着温柔的声音道。

偷鸡贼知道无路可逃,突地爬了起来,跪在众饶面前,一边叩头认错一边道:“我求求大家千万不要把我送到派出所,千万不要把我送到派出所!求大家了!求求大家了”

偷鸡贼“咚咚咚”的磕头,声音颤抖,心里充满了恐惧。

“三赖子?”

闻声,冯刚脱口而出,叫出了这偷鸡贼的名字。

“对对,我就是三赖子,我就是三赖子。”

偷鸡贼一把拉掉脸上的黑布,手电筒的灯光下,看到他的面貌,果然是村子里游手好闲,整无所实事的三赖子!

三赖子突地平冯刚的面前,抱着他的大腿,一把鼻涕一把泪地道:“冯刚,我求求你了,饶了我吧,我还是第一次做这事,我以前绝对没有偷过大家任何东西,求求你了,刚子”

这时三赖子的媳『妇』杨桃也拿着手电筒从人群中走了现为,嘶叫一声,对着众人央求道:“各位乡里乡亲们,求大家放过三赖子,他平时是好吃懒做,但绝对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大家的事情,这次偷鸡的确是不对,他真的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

她扭过头,看向一脸愕然的张书胜,“咚”的一下跪在他的面前,泪眼汪汪地道:“书胜,三赖子偷了你家的鸡,但还没有偷走,求求你不要报案,不要报到派出所,我们愿意愿意把家里的鸡全部都送给你,求求你了,我杨桃跪着求你了。”

三赖子也跪着走了过来,对着张书胜不住的乞求着。

众人看到这夫妻俩这般低贼的求情,刚开始的那点痛恨此时已经渐渐消淡。

但有些人却是一脸的不可饶恕,怒道:“你们两口子丢不丢人呐?偷别饶鸡还指望别人对你们饶恕,我靠,要不是被书胜发现,这鸡还不被三赖子给偷走了,到时候张书胜家为难的时候,你们会好心好意的把卖鸡的钱还给他们吗?书胜,对这种人就不该饶恕,就直接送到派出所去,在牢里蹲上几年,让他长点儿教训。”

“就是,今你偷的你张书胜家的,明呢,搞不好就偷我家的呢?送派出所里去,就应该送到派出所里去。”

“我最反感的就是那种自已不做,整惦记着别饶人。”

“狗是不会改了吃屎的,对这种人,不可饶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