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冯刚从到大,因为是家里的一根独苗,所以从来没有进过厨房做过一顿正式的饭菜。

虽老妈对他管教的极是严厉,但还是极为的心疼,心怕儿子苦着了、累着了,毕竟是她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

所以,冯刚挑过水,挑过草头,锄过地,流过汗,也流过血,但下厨做饭,却是绝对没有过的事情。

今本想亲手为叶苗苗做一顿面条的,毕竟这下面条也不是什么难事,平时看老妈烧零水,把面条下进锅里,然后哗哗哗的加了一些调味料什么的,一碗香喷喷的面条都出来了,吃在嘴巴里,滑溜可口,爽口之极。

想不到自己还真是把做饭这事情都想的太简单了。

叶苗苗拿起旁边的一个温水杯,喝了一口水,漱了一下口,走过洗手间把嘴巴里的那麻涩的味道全部清理干净,这才走了出来,看着冯刚就像做错事的孩子一样,又是紧张,又是尴尬,不由“噗哧”一声,笑出声来,嗔道:“这就是你的手艺?你不会做你给我吱个声儿呗,我来做就是啊。”

冯刚脸皮厚如城墙,尽管有些尴尬,但很快还是恢复了自然,兀自嘻嘻一笑:“苗苗姐,我想亲手给你做一顿早饭,没想到弄砸了,早知道刚来的时候,就要街上给你买早餐回来的,不好意思啊。”

叶苗苗无奈叹息一声,道:“你知道你是什么放多了吗?”

冯刚摇了摇头,看到餐桌上的那碗面条,当即端了起来,喝了一口,只感到一股麻涩的味道在嘴巴里迅速弥漫开去,起先还好受一些,但是到了后面,那股涩味直接涌到了鼻孔,冯刚的表情同样变的极其精彩,抿着嘴巴,连呼吸都屏住,然后飞快的奔向厕所,将嘴巴里的面条吐了出来。

好半晌,他才红着眼眶走了出来,问道:“这是什么味道?怎么那么刺鼻?好难受!”

“芥茉。”

叶苗苗哭笑不得地道,“这只是一种味道调养,放一点点就行聊,你是不是给我倒了半瓶?”

着叶苗苗进了厨房,看到只剩下半瓶的芥茉,只欲仰长啸,呐,我昨刚买的一杯呢。

“这就是芥茉啊,味道真的很难受,我还以为是什么五香粉呢,想不到唉,苗苗姐,真是对不起啊,这味道我也很受不了。好吧,你张开嘴巴,我帮你把芥茉『舔』出来,行不?”

叶苗苗横了他一眼:“无耻!”

冯刚迎了上去,搂着她的纤腰:“走吧,我们到街上去吃,别人还是专业一些。”

“我还是在家里做吧。”

“面条被我全部倒进锅里了,没有了。”

叶苗苗又是一阵无奈叹息,只得点头应喏。

二人下了楼,叶苗苗指了指不远处的一辆黑『色』的奥迪6,道:“上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