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何祥威带着三赖子到派出所里走了一圈,因为三赖子事情未遂,加上何祥威在派出所里担保,所以派出所里并没有太过于为难三赖子,只是对他进行简单的政治教育,最后让他回村里去自我反醒。

得到这个结论,三赖子自是欢喜地,乐不可支,出了门来,张开双臂直接把何祥威搂在了怀里,激动地道:“何村长啊,我滴个何村长啊,你真是个大大的好官啊,你是我的再生父母,我三赖子这辈子都不能报答你的大恩大德啊。”

激动的三赖子紧紧地抱着何祥威,几乎都要挤的他喘不过气来,脸『色』有些难看,肚子上愣生生的被他挤出一个屁来。

“啊哟,三赖子,你好大的胆子,派出所门前你还敢谋财害命啊。”

三赖子赶忙松手,连声道歉。

“他们没有为难你吧?”

“没樱”

“那就好,今可是我替你做粒保,要不然你哪里会那么顺利的出来?”

“我知道是村长您的功劳。”三赖子的脸上笑的就像是绽开的菊花一般,“村长,咱现在都不多,我请你去吃一顿,你为我忙到现在,连午饭都没有吃吧?”

“你是我村子里的村民,我有这个责任和义务保你出来,至于你请我吃饭,还是免了,咱们俩一起去去饭,各付各的。”

三赖子眼睛一瞪,见何村长一本正经的模样,只得点头同意:“行行行,就依你,就依你,咱们去吃好点,各出各的。”

他的心里打定主意等会儿吃完的时候,然后自已抢先去付账。

二人欢喜地的去找餐馆吃饭,悠哉游哉。

紫荆村里。

杨桃心中烦闷之极,自家男人去了派出所,只怕一年两年是不会回来了,自家男人那副德行,她很是了解,在派出所里也没有留什么好记录,加上昨晚上又偷人家的鸡,这次肯定是有去无回。

杨桃担心着,想到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村长何祥威,她的心里就无比的恼火,真想一把火把他的那村长大院给烧掉。

越想越是恼火,越想越是对这个新来的村长很不满意,独自坐在屋里,想着报复何祥威的办法。

琢磨了一阵,他关门离去,绕到卖铺的屋后面,确定左右无人之后,钻进柴房里面,掀开里面的一个柴垛,现出里面一个洞口,她打开手电筒,钻了进去,然后又用柴垛给拦住。

这地方是三赖子无意间发现的,三赖子特意进到里面,发现里面是一条地道,顺着这条地道往前走,尽头竟然是村长的后院。

这事情三赖子告诉了杨桃,杨桃一直也没有进去,因为也没有什么实际意义,想不到今可以派上用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