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冯刚的话语不温不火,刚柔并济,落到三赖子的耳朵里面,也着实令他感到心中一悸。

如果是村子里的其他人这样的话,他才懒得理他呢,但是是冯刚的这样的话,他却不得不三思了。

他绝对不怀疑冯刚有他自己所的那种本事,随随便便的一句话,至少也能让自己在牢里呆上十年。

如果听了他的话,自己就将送到派出所,弄不好还会翻出一些老账旧账出来,对自已肯定没有任何的好处,但如果不听呢,这子蛮横的很,惹恼了他,他真的会拼个鱼死破,自己还真会赔了夫人又折兵啊。

这时冯刚继续在他的耳边道:“三哥,我冯刚对你也算不错吧,割谷的那段时间,我请你帮忙拉生意,也让你赚了不少的钱,我对你还算可以吧?这事情就这样算了,没必要继续这样弄下去,你觉得呢?三哥,你是聪明人,应该知道什么时候该退一步吧?”

经冯刚这样一番连吓连哄的,三赖子的脸『色』惊疑不定,他沉着个脸走到何祥威的面前,道:“我承认我有错,明我跟你去派出所。”

全场的人皆是大吃一惊,纷纷把狐疑的目光望向了冯刚。

刚才二人细声细语的着话,怎么这三赖子刚才还威风凛凛的,一会儿就低头认输聊?

何祥威也颇感意外,先是扫了冯刚一眼,然后又把目光落到三赖子的身上:“真的?”

三赖子眉头一皱:“我还骗你不成?你干不干?不干的话就算了,我又没犯什么大罪,至于被送到派出所吗?”

何祥威义正辞严地道:“这事必须秉公办理。”

冯刚在一旁偷偷瞄了瞄余梅,后者正好把目光投向于他,二饶目光在空中交织,充满复杂之极的感情。

余梅贝齿紧咬,楚楚可怜的模样,着实令冯刚心中为之一『荡』。

好些日子没有跟余梅姐在一起做点儿爱做的事情了,现在突然还颇为想念她呢。

后面张书胜也不追究什么,事情也渐渐落下帷幕,村民们叹息一声,各回各家而去。

临走之前,冯刚饶有深意的看了余梅一眼,这才转过身离去。

余梅痴痴的看着冯刚的背影,脑中想起某一件物什,心中为之一『荡』,双腿忍不住的并拢了一些。

村子里又趋于平静。

余梅和张书胜回到家里。

一路上张书胜一言不发,闷着个头,进了门,便直接进房间盖了被子睡觉了。

余梅站在门外,怔怔的,良久之后,她轻轻叹息一声,绕到旁边张书蓉的房间里,躺了下来。

这就是自己嫁的男人,什么也不,什么都只会闷气吞声的,你就不能问问你的老婆究竟跟别的男人有没有关系吗?你就这么一点都不关心我吗?你还像个男人吗?你为什么一直都那么软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