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看到余梅惊疑不定的神『色』,三赖子的胆子更大了一些,『逼』近了半步,盯着她的眼睛道:“余梅,你自己考虑清楚,我们各取所需,你帮我一把,我自然也会替你保守秘密。”

在场的所有人都注目着二人,虽然听不到他们的谈话,但也能够猜到二人在窃窃私语。

张书胜觉察到异常,靠近了一步,一把推开三赖子,不耐烦地嚷道:“三赖子,你想干什么呢?隔我媳『妇』这么近干什么?你滚一边去!”

这时何祥威也靠近过来,依然严厉地道:“三赖子,你就算觉一点吧,跟我到村长的大院里去。”

“村长,你就真的不愿意给三赖子一个机会吗?”

杨桃央求道。

“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杨桃心中一痛,知道已经无可救『药』,一把抓起三赖子的胳膊,哽咽地道:“三哥,让我去派出所里报道吧,是我让你出来偷鸡的,你自个在家里要好好的过,冷了,要盖好被子,别吃冷饭,吃的时候,饭菜都热一下再吃”

杨桃话语凄楚,实在是惹人可怜,的话语也极是心酸,三赖子猛地一下挥手,目光森寒地看了余梅一眼,然后转移到张书胜的脸上,心中一横,妈的,就算是死,也要拉个垫背的!

老子今死在你张书胜的手里,老子也绝对不会让你有好日子过!

“张书胜,有件事情你可能到现在还不知道吧?”

三赖子森然地道,面『色』不善。

冯刚和余梅心职咯噔”一下,心知不好,他们的事情要真被三赖子给了出去,以后他们哪里还有脸面见人呐?

不他余梅是个女人,在村子里会遭人闲话,就是他冯刚,如今在紫荆村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这一旦被他出去,自己以后哪里还有脸在这紫荆村里呆下去,还有什么脸面见人呐?不光自己脸上无光,就是自己的爹妈也是脸上无光啊。

冯刚很清楚这件事情的重要『性』。

余梅更是着急,在这种危急时刻,她只得选择妥协。

“三赖子”

余梅突地大叫一声,打断了三赖子的话,使得周围的人都望向了余梅。

余梅深吸一口气,鼓足了勇气,道:“书胜,其实这些鸡是我捉了给他的。”

什么?

我没有听错吧?

这余梅怎么了?

她怎么能这样呢?

全场都是一脸惊诧地看着她,对余梅的突然神转折感到极度的匪夷所思。

“余梅,你什么?”

张书胜奇怪地看着她问道,一脸不信。

三赖子咧嘴一笑,你到底还是有所忌惮的,扭过头,看了冯刚一眼,却发现他面寒如霜,整个人都散发着一股『逼』饶寒气,被他盯着一看,他浑身一个激淋,心底里涌起一股寒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