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三叔公的丧事在当晚上就举办了。

依着村里的习俗,今晚上举办,明就要上山。

整个村子的气氛都极其沉闷,每个人相见,都只是相视一眼,打着简单的招呼,没有以往的欢声笑语。

想到三叔公对自己的好,冯刚的心情就极不是滋味,这才短短几,那个乐观向上,跟自己称兄道弟的人竟然离开了人世,以后的紫荆村里就少了更多的乐趣。

其实此时心情最难受的应该是师娘吧?

还真是苦了师娘,俩人在一起好了没多长时间,两人刚才培养起来了感觉,结果三叔公就这样离去了。

临近中午的时候,冯刚特别还跑到了朱美菊的院里,甫一进门,便看到朱美菊却是惬意的站在院里修剪着盆景,嘴巴里还哼着曲。

看到冯刚进来,他扭过头,对他微微一笑,哪里能看到半点儿伤心难过?

“师娘,你真没事?”

“我没啥事?”

“你的老情人死了,你也不伤心一下?”

“我为什么要伤心?”

朱美菊翻了翻白眼,“我都已经习惯了。”

“哦,我倒忘记你那黑寡『妇』的名号。”

朱美菊活了三十多岁,以前嫁过三个男人,三个男人都被她给克死了,之后跟谅伯,结果德伯也生死未知,好不容易又找到一个相好三叔公,结果好日子没多长,三叔公也驾鹤西去。

可以,跟她在一起的男人,没有一个得到善终的。

她的确是已经习惯了。

“师娘,就算你不伤心难过,但你也不至于这么惬意吧?”

冯刚盯着她的脸看,好像要从她的脸上看出个什么所以然来似的。

“我为什么就不能惬意呢?我又不是第一次死男人,这算得了个啥嘛,我是黑寡『妇』嘛,要不然怎么对不起这么个名号。”

朱美菊横了他一眼,然后继续修理着她的盆景。

冯刚吐了一口气,看着师娘那越发白皙的脸蛋,想了想,道:“师娘,你倒是教教我,神功的第七式到底要怎么想突破。”

“要是前六式,我还可以帮一帮你,这第七式,我真的没有办法。后面六式的修练和突破,都是要靠机遇的,你越是想着要突破,反倒是不那么容易,最重要的是机遇,机遇来了,兴许你就很容易突破了。”

“我要怎么样才能有机遇呢?”

“战斗。”

朱美菊淡淡的了两个字,“现在你也算是个高手了,一般的人也拿你无整,你只有在那种极赌办法之下,才能激发你的潜能,当你达到大圆满的境界,就离突破不远了。”

“大圆满?怎么样才是大圆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