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妖精打架的典故出自红楼梦的第七十三回,傻大姐在大观园里捡到一个香囊,上面乡着一对赤溜溜的男女相抱盘坐在一起,傻大姐不知道这是一副精彩绝伦的春宫画,以为是妖精在打架,后来随手交给了邢夫人,才有了后面抄检大观园的那一幕。

楼上的这对妖精这场架直打了两个多姐,西边的鱼肚皮都微微泛白了,这才止歇。

楼下的老婆子早早的忍受不了,爬了起来,洗漱一番,出门打太极去了。

老头躺在床榻上,暇想着当年自己年轻的时候一夜七次郎的丰功伟绩,想到如今就算是有一个年轻姑娘一丝不挂的躺在自己身边自己也不能行事,不由感概万千:“年轻就是好啊!”

半夜的疯狂,汗水浸湿了被褥。

平时七点钟起床的叶苗苗愣是挨到般半才睁开眼,依依不舍的从暖和的被窝里缩了出来。

坐在榻上眯着眼睛『摸』着衣服。

好不容易『摸』到睡衣,刚刚穿好胳膊,却发现被子里面有一只手极不老实的到处『乱』『摸』。

“不要!”

叶苗苗娇『吟』一声,隔着被褥将那只『乱』动的大手给按住,“我还要上班,可别让我迟到了。”

被子里面的冯刚依然紧紧的抱着她的纤腰:“一夜都没怎么睡,你今就不能请个假吗?”

叶苗苗道:“不行,今不可以请假,公司还有很多事情要办呢。”

着,叶苗苗挣扎着要起来。

冯刚叹息一声,在被窝里面又是一阵狂亲狂『摸』,弄的叶苗苗娇喘吁吁,春意绵绵,如果不是考虑到上班只有不到半个时的时间,她只怕都要沉沦在冯刚的狂『摸』『乱』亲之下。

艰难的下了床,趿着拖鞋刚走两步,却发现自己的双腿酥软无力,赶忙伸手扶住了墙壁,深吸一口气,调节了一下,这才拉开门走了出去。

他实在是太疯狂了,跟头牛一样,谁受的了他啊?身上的骨头都差点儿被给拆了。

想到这一夜的疯狂,叶苗苗就忍不住的心旌摇曳,呼吸急促。

飞快的洗漱打扮完毕,发现冯刚还没有起来,叶苗苗对着床上依然沉睡的冯刚让他睡醒了就起来,到时候出去吃点儿东西,昨晚丢在洗衣机里面的衣服差不多要干了,要穿可以直接出去取。

交待完一切,见离九点钟的上班时间只有十五分钟,她提着包包便下楼而去。

对于叶苗苗的交待,沉醉的冯刚自然是什么都没有听到,被子里,响着平稳的呼吸声。

青山县城。

第三人民医院的大门口,吴贵面『色』阴沉的走了出来。

经过医院详细的鉴定结果,他昨晚上紧急拉肚子是因为被人下了一剂十分刚猛的泄『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