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何东方又重重地一摆手:“不那个贱货了,刚子,今有时间不,咱请你到县城好好的玩一玩,乐呵乐呵。”

冯刚扭过头,指了指自家那修建了一半的房子,问道:“你看我有时间不?”

“就让你爸妈帮忙看一呗,一的时间又不影响个什么?”

冯刚摇了摇头:“东方叔,你的好意我心领了,这吃喝玩乐的事情以后大把的机会,也不急这一时,我还是恭喜你和婵娟姐能够重归于好啊,祝你们俩白头到头,永结同心呐。”

何东方一脸笑容:“文化人就是文化人,的话都是那么好听。那行,以后再找机会请你吃饭啊。”

冯刚点零头。

何东方兴高采烈的离去了。

婵娟姐能有一个好的归宿,冯刚也还是蛮高心,一个女人,一辈子能有一个疼爱她的男人一直在身边守护着,这就是最好的结局。

上午,阿丽娜姐妹俩又到山上去帮着养鸡。

冯刚去卖铺买了烟酒,便朝着村长的大院走去。

远远的,村长的大院在紫荆村里依然是最漂亮的,也是最雄壮的,将村子里那些经过大雨冲洗变的更加寒碜的房屋完完全全的给比下去了。

看着现在愈加破败的村子,冯刚叹息一声,是时候带着全村的老百姓致富了啊,光自己富可不行啊。

刚刚走到村长大院的门口道场上,但见一个村民从屋子里走了出来,一边走一边咒骂着。

“润伯,咱啦?”

冯刚看着面『色』阴沉的村里乡亲,奇怪地问道。

润伯抬头一看,淡淡地了句:“是刚子啊。”

“润伯,你咱了?火气那么大?骂啥呢?”

润伯问道:“刚子,你不是做生意吗?你咱不收谷呢?”

冯刚摇了摇头,笑道:“最近米市的行情并不好,赚不到啥钱,所以没收。”

润伯叹息一声:“今年的谷算是完了。都什么时候了,收谷的还没到村子里来,要是往年,李村长都在外面带着贩子开车到村里来了,今年还没任何的动静,家里的谷晒干了一直堆在那儿,我儿子读大学还急着用钱,还指望着把谷卖出去弄点儿钱的,现在却唉,真是一急死我了,我过来找林村长,结果他却理都不理睬我,真是太不像话了,怎么有这样的村长?真搞不清楚是哪些人不长眼睛选了他做村长的!真是瞎了狗眼,我呸!”

润伯义愤填膺,又急又怒,骂声不休。

冯刚连忙安慰道:“润伯,您要急着用钱,我可以借些给您,我现在还有点儿钱,够花。再了,这谷放在家里也不会烂,现在只是市场行情不好,等过些日子,市场行情好了,自然有人过来收谷的,您不用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