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廖芸又羞又气,再在冯刚的后背上打了几拳,怒喝道:“快放下我!快放下我!”

“啪!”

冯刚毫不客气,又在她的娇『臀』上拍了一下,清脆悦耳,肉感十足,充满弹『性』。

“无耻!流氓!卑鄙!王鞍!”

廖芸连声破骂,整个人愤怒到了极点,可是身体被冯刚牢牢的控制着,根本动弹不得,而且生怕自己再一动弹,这家伙又是一巴掌拍在自己的屁股上,万般羞怒,却又拿他无可奈何。

廖芸中了姬玉一掌受了伤,使她本身的实力就大打折扣,现在被冯刚就像扛麻袋一样扛在肩膀上,本来可以挣扎的,不知怎么回事,自己越是挣扎越是没有力气,身体发酥发软,最后甚至连挥拳的手掌都有些麻软,提不起半分的力气。

更令她感到惊诧的是她的身体不仅发酥发软,而且还发烫,使她的身体变的就像一团火似的,俏脸嫣红,心跳加速,使得她情不自禁的想要轻轻蠕动一下,奈何冯刚双手紧紧的抱着自己的双腿,根本动弹不得。

“怎么会这样?我怎么会这样?”

廖芸脸颊通红,心中震憾万分,整个人都紧张到了极点,一颗心胖感觉随时都会从喉咙里掉出来似的。

不至于啊?我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做为一个成年的女人,加上这么多年调查案件的经验,她很清楚自己目前的身体异常代表着什么。

自己的身体有了反应,她自然而然就想到一种桨春”的『药』物。

猛然间,廖芸回想起刚才在进那间屋子的时候,突然间飘来一股异香,当时还未放在心上,以为是姬玉身上的香水味道,难道那股异香就是春『药』?

廖芸身体上的反应越来越强烈,内心涌出一种强烈的渴望。

好强的『药』『性』!

廖芸暗暗地道,她尽管歇尽全力的去控制自己的**,让自己尽量的不要往这方面去想,但是自己与冯刚近在咫尺,闻着冯刚身上散发出的那股雄『性』的气息,这就像在沙漠中饥饿的狼闻到肉香一样,那股躁动和渴望直接『迷』失她的心智。

怎么办?

我怎么办?

廖芸心中做着痛苦的煎熬,第一次尝试到这种感觉,还是让她的身体极其难受的。

『色』几乎完全的暗了下来,冯刚扛着廖芸穿过树林,眼前突然开朗起来,昏暗的夜里,依稀间能看到前面有一条河流,河流两边满是枯黄的芦苇『荡』,河风吹过,芦苇『荡』里沙沙作响,左摇右摆。

“丢了?”

深深的吸了几口气,只有空气中夹杂的浓郁的泥土花草的清香,根本感觉不到姬玉的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