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滴水之恩,当以泉涌相报,祁江这般对待自己,自己无论如何也要好生报答他的恩情。

“江叔,谢谢你!”

冯刚眼中饱含真挚的感情,看着祁江的眼睛道。

祁江拍了拍冯刚的肩膀,爽声笑道:“刚子,如果你要报答我,就好好的把这个养鸡厂扩大,做大,把这养鸡的事业给做起来!”

冯刚重重地一点头:“嗯!江叔,我一定会把养鸡的事业做大做强的!”

“哈哈哈哈,你这般我就放心了,哈哈。”

刚才的郁闷和气愤此时烟消云散,不复存在。

冯刚心中暗暗钦佩这个老饶胸襟。

在山上与祁江聊了几句,塞了一包好烟递给了江叔,回头安排个冉山上来协助他。

祁江想了想,道:“你请人协助我,我是没什么意见,不过我提个意见,那就是这个人一定要靠的住,信的过,与其是那种信不过的人,还不如不要。”

冯刚点零头,拍胸脯地保证道:“江叔,你尽管放心,我找过来的人绝对放心。”

“这样我就放心多啦。”

祁江点零头。

二人又折返回去看了看鸡,冯刚挑着一担桶到水塘里把鸡窝旁边的几口缸上满水,然后又去修整四周围的铁丝。

这毕竟是片深山老林,里面喂了这么多鸡崽,那些野物自然不会放过掠食的机会,想方设法的弄烂铁丝,想要进去弄几只鸡,冯刚他们隔段时间就要对这些铁丝进行维护,以确保里面的土鸡能够安然无恙的长大。

忙完这一切,时候就已经不早了,冯刚下山而去,告诉江叔等会儿给他送饭上来。

这段时间,祁江行动不便,都是冯刚他们家的人给他送饭上来的。

远远的,看到厨屋上方的烟筒已经是炊烟袅袅,隔壁的老妈他们还在忙碌不止,想来是阿珠娜她们姐妹俩已经在早早的做饭了。

冯刚来到系牛的地方,见牛已经有七八分饱,便拉到了屋旁边的一块空地上,牛绳系在桩上钉在地下,然后又去拉了一个稻草丢在那儿让牛吃。

走到猪栏里,剁了猪草,喂了猪,见自家的糠不多了,也不迟疑,直接骑着三轮车来到卖铺,扛了两袋子粗糠放在三轮车上,载了回来丢在道场边上准备再撒盐互拌一下。

『色』渐暗,鸡鸭入笼。

建房子的师傅们已经放工,老爹冯东云在那里拾掇着物件儿,马桂兰回到家里,见到儿子把糠丢在道场上,不由道:“你把糠放到屋里啊,你这放外面干吗?”

“拌一下啊,这不拌猪咱吃?”

“这放着我明来弄,现在猪又不是没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