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看着老妈一脸紧张的模样,婷婷突地嘻嘻一笑,转过身去,继续写作业。

杨桃心中却惴惴不安起来,自己与冯刚的事情十分隐秘,是绝对不能被三赖子和自家女儿发现的。

自己可是把冯刚当成未来的女婿,而且他与婷婷之间还发生了关系,这要是让婷婷知道了,她该会怎么想

谨慎地看了婷婷两眼,见她依然埋头写作业,没啥动静,不由放心了许多,走了出去,冲了个澡,进屋躺下就睡了。

“婷婷,你早些休息,你身体刚好,可别累着了。”杨桃轻声道。

“嗯,我还有几道题,做完了就睡觉。”

杨桃应了一声,闭上眼睛,脑海里面总是情不自禁地浮想起冯刚,冯刚那阳光般的笑容总是在她的脑海里不住的回『荡』,令的她的心也有些起起伏伏。

回到家里,阿珠娜并没有洗白白脱光光在床榻上等着自己的临幸。

已经是半夜十一点多钟,村子里寂悄悄的,冯刚冲了个澡出来,便收拾了一下往店铺走去。

床在店铺的床榻上,看着远在他乡治病的陈芹婶子,想到那个自己曾经爱之深、又恨之深的杨玉,想到那个老实憨厚,热情助饶柱子叔

想到那杨玉升学的酒席上所发生的令所有人震惊的一幕,冯刚不由长长叹息一声。

本来是多么完美的一个家,而今,却残破不全。

冯刚再一次明白“命运”这东西的真髓!

有很多人,一生下来就被决定了这一生的命运,一辈子生活在为命运所左右的艰难曲折之郑

好些日子没有跟杨玉他们联系,也不晓得陈芹婶子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脑癌晚期,在这个世界上基本上已经宣布死亡的病魔,陈芹婶子,她真的能活过来吗?

陈芹婶子的热情,陈芹婶子的奔放,冯刚至今都回味无穷。

长夜寂寂,村子里一丝的声音都没樱

冯刚躺在床榻上,想着自己走过的一点一滴。

第二一大清早,突然听到开门的声音,冯刚蹭地一下坐了起来,『摸』起手机一看,已经是凌晨五点半钟了,望了望窗外,还是黑漆漆的。

丹杏嫂子起来的真早。

冯刚暗想,穿了件衣服,趿着拖鞋走了出来,却看到李丹杏已经打开灯,亮着灯弯着腰整理店铺里的东西来了。

圆润挺拔的翘『臀』看的人心头一热,有种冲过去扒下她的裤子长驱直入的冲动。

“嫂子,你咱这么早?”

冯刚走了过去道,眼睛里面闪烁着火热。

李丹杏吓了一跳,偏过头,道:“你昨晚在这里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