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曾云海的家里。

曾云海对祁江进行紧急施救,他的胳膊骨折,疼的祁江脸上冷汗涔涔而下,紧紧地咬着牙齿。

冯刚在一旁也看的极是着急,看着祁江这般模样,自己却是帮不上任何一点忙。

冯东云夫妻俩也在旁边守候。

祁江看到冯刚,着急地道:“你快去山上看看,去山上看看!”

冯刚叹息一声,扭头对爹妈道:“我先去山上看看,你们帮我照看一下江叔。”

冯东云、马桂兰点零头。

冯刚融入夜『色』,径直往山上飞奔而去。

“咦,刚子,你还没有拿电筒呢,你看的见吗?”想到手里还拿着手电筒,马桂兰赶忙追了出去,却发现儿子早已经消失在夜『色』中,看不见踪迹。

“也不晓得拿个电筒,这乌漆麻黑的,要摔倒了咱办?”马桂兰嘟囔着折返回来。

冯东云道:“你简直就是瞎『操』一些心,外面有月亮,明亮着呢,你儿子在这地方生活了几十年,这里的路比他屋里有几斤谷都要清楚,你担心个啥?”

马桂兰瞪了他一眼,没有多什么。

夜『色』中,坎坷不平的地面对冯刚没有半点儿影响,一路狂奔,到了山上,推开门,目光一扫,便看到那些鸡笼里面的一群死鸡。

冯刚紧紧地皱着眉头,看着那几笼的死鸡,脸『色』瞬间变的铁青,牙齿紧咬,双拳紧握,眸中仿佛要冒出火来似的。

难怪江叔会激动的跑下山去,然后摔倒在地,滚下山去。

是谁干的?

冯刚的脑子里面飞速转动,瞬间将目标锁定在一个饶身上:姬玉。

目前在紫荆村,也就只有她才有动机,也就只有她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上次自己险些被她弄死,现在她又卷土重来了!

也只有她,才会这般神不知鬼不觉的杀死山上的鸡,也就只有她才有这么大的本事!

一股强烈的暴戾之气传遍全身,冯刚怒吼一声,转过身,朝着山下奔去。

无论如何,现在都不能再忍耐下去了,现在必须有个了断,如果一直都被她这样压制下去,处处针对自己,自己还要那般忍受,这不是我冯刚的作风。

谁让我冯刚不爽,我冯刚就要弄死他!狠狠的弄死他!

冯刚整个人都到达一股极致,对方处处针对自己,自己一味的忍让的,换回来的却是这么一个结果,难道还要再忍下去?这次让江叔受了重伤,险些要了他一把老命,哪下次呢,是不是都要伤害到我的老爹老妈,伤害到我的女人?

婶个忍,叔不可忍!

冯刚脚步飞快,几个起落间,就到达村长大院的门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