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雨一直下到凌晨才停了下来。

第二一早,积压了一一夜的乌黑这才慢慢消失,蔚蓝的空碧湛如洗,太阳从云缝中钻了出来,阳光普照大地。

被压了一两夜的东庆镇也终于回过神来,这场特大暴雨对东庆镇有着莫大的损失。

东庆镇相对比较偏远落后,全镇居民条活条件在青山县都是排倒数前三,无论是公路还是房屋,在这场大暴雨下,都变的体无完肤。

有一些房子老旧的,在浸泡这水之后,泥巴砖直接化成稀泥巴浆,那些土砖做就的房屋都坍塌了一大半,芨芨可危。

全县乃至于全市的领导都纷纷来到东庆镇,慰问当地群众,并且武警官兵紧急抢救,搭建帐篷,让那些受灾群众到帐篷内歇息,供给口粮。

整个东庆镇满目疮痍,怨声载道,不出的悲惨。

县里的领导到这里看到这悲惨的现状之后,直接撤了东庆镇书记郭远民的书记之职,让他在家里去反醒,东庆镇在他的手里带了八年,竟然没有半点儿成效,面对暴雨,竟然毫无半点儿应对之策,以致于农田稻谷损失达千万。

既然能力有限,还留你做何用?

马晓然在双河村见到杜楚平,后者正拿着锹在田里帮着村民们挖沟,身上沾满了泥水,眉头紧皱,一副先下之忧而忧、后下之乐而乐的模样。

马晓然摇头叹息一声,吩咐秘书郁冰去把杜楚平叫到村委会里来。

不到五分钟,杜楚平急急忙忙的跑了过来,当着众饶面前,叫了声:“马副县长,对不起,我做的不好!”

“现在是责罚你的时候吗?”

马晓然叹息一声,“郭远民直接被撤职了,你知道吧?”

杜楚平脸『色』一变,骇道:“郭书记被撤了?”

“是罗书记亲自下达的命令,来到东庆镇,见街道上的商铺店铺全部都泡在水中,损失巨大,大发雷霆,当场把郭远民给撤了。”

马晓然缓缓地道,想到刚才罗书记那发怒的模样,心有余悸。

郭远民可是罗书记的人呐!

杜楚平低下了头:“郭书记被撤,我这个分管农业的副镇长也难辞其咎。”

马晓然道:“你这里的处罚是必然的,弄不好你这个副镇长也算是当到头了,到时候给你安排个闲职。”

杜楚平耷拉着脑袋,暗叹自己的运气真是差到了极点,县里萧国栋被调查,顺带着陶云飞也被带走,本以这镇长这个位置属于自己是板上钉钉的了,却不想老爷不帮着自己啊。

马晓然依然严肃地道:“其实你现在不要懊恼,责罚会有,但不一定会撤你的职,只要在东庆镇你有政绩,还是有机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