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冯刚和徐婵娟刚刚吃罢午饭,就接到李丹杏打过来的电话,把村里现在的情况告诉了他。

得知消息,冯刚二话不,站了起来,道:“姐,我现在必须回村了。”

“什么事儿这么赶?”徐婵娟看着一脸严肃地冯刚问道。

“村里涨水了。”

冯刚整理了一下衣服,“现在全村人都在抗洪救灾,我也要回去帮忙,要不然我们村都会成为一片汪洋大海。”

“这么严重?”徐婵娟叹息一声,“这雨下的,真是太急了。哪你现在怎么回去?”

“顾不得那么多了,我去楼下买件雨衣,必须得回去了。”

徐婵娟想了想,道:“楼下往左走的第三间铺子就有卖雨衣的。”

“那行,哪我走了啊,姐,谢谢你的招待啊。”

罢,换好鞋的冯刚拉开门就要离去。

“等等。”

“嗯?”

“你拿把雨伞。”

徐婵娟从柜子上拿起一把雨伞递给了他。

冯刚心中一暖,接伞的刹那,贴了过去在她的额头上亲吻了一下,同时捏了一下她丰腴的翘『臀』,贱笑两声,下楼而去。

“没个正经!”后面,徐婵娟骂了一声。

街道上的雨水都已经漫到脚踝处,冯刚干脆脱了鞋子,打着赤脚,撑着雨伞,朝着左边走去,没走多远,就看到一家杂货铺。

买了雨衣,掀开车上的油布,穿好衣鞋,骑上三轮车,顶着风雨往紫荆村赶。

暴雨如注,打在他的脸上,他都是眯着眼睛,闭着嘴唇,连呼吸都在节省。

幸好大雨下路边的人很少,视线模糊倒也没有出什么意外,费了好大的力气,才驶离了镇子,转入石子泥巴公路。

大雨冲刷过后,地面上坑坑洼洼,加上泥巴很多,冯刚骑着三轮车十分的艰难,整个人在上面颠簸不止,稍有不慎就会连人带车的翻进旁边的田沟里。

他『奶』『奶』个球的,镇『政府』不给力,不给农民修路,我草他『奶』『奶』个熊啊。

冯刚一边吃力地骑着三轮车,心中一边咒骂不休,恼火的很。

紫荆村隔东庆镇有几十公里,平时冯刚骑车出来至少也得两三个时,今又是暴雨,路又不好走,冯刚从一点多钟从东庆镇走,回到紫荆村都已经是快六点钟了。

『色』都暗了下来,而冯刚从头到脚都被衣服浸湿透了,尽管穿着雨衣,依然难逃成为一个“落汤鸡”的下场!

紫荆村里的村民们依然忙的如火如荼,由于雨实在是太大,上面水库里的水都已经漫了,再储不住水,所以有更多的水沿河往下淌来,经过一半的努力,河堤给筑高了半米,依水的涨势更快,依然漫过河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