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第二一大清早,冯刚便起身帮着把陈芹家的猪喂了,然后踏着『露』水去割了一篓子竹草,忙完这一切,朦朦亮,渐渐有了话的声音,村子逐渐的苏醒了。

放鸡、喂猪、扫地忙完这里的事情,冯刚便回家吃早饭。

马桂兰也是一大早就起来屋里屋外的忙了一圈,冯东云去拉牛的时候,她就下好面条,做好了早餐,三个人一人端了一大碗面条,搬了把板凳坐在了门口吃饭之后,徐寿远就要着摩托车过来了,马桂兰哗啦啦的喝了几口清汤,丢下碗筷,了句“你们洗碗”就上了车,扬长而去。

冯东云和冯刚不怎么着急,建房子还不会那么早,现在气不至于那么的炎热,大家干活做事也不至于那么赶了。

父子俩正坐在那里吃着早饭,突然间听到村子里传来激烈的叫嚣声。

二人抬头望去,见不少的人急急忙忙往纪兵家赶去。

“出了啥事儿?”

冯东云奇怪地问道。

“不晓得。”冯刚端着碗走到道场边,踮着脚尖看了一下,那边隐隐约约传来争吵的声音,好像还挺激烈的,“过去看看!”

二话不,冯刚放下碗,便跑了过去。

人还未到,就听到纪兵咒骂的声音:“贱货,少他妈在这里丢人现眼,滚进屋去。”

“我就在这里丢人现眼,你还想咱了?你是不是个男人,别做了事情还不想承认负责!”

一个似曾相识的声音传到冯刚的耳朵,声音嚣张刺耳,听起来极不舒服。

冯刚微微一愕,村子里哪个女人这么牛叉敢跟纪兵叔叫板?纪兵是出了名的蛮横,以前跟冯刚家也没少闹矛盾,在村子因为养猪赚了几个钱,从来也不把村子里的其他人放在眼里,加上他媳『妇』梁美丽也霸道的很,在村子里从来没有人敢跟他们纪家叫板,今是哪个脑子进水了敢跟纪兵家叫板?

冯刚奇怪间,挤地人群,看清楚了现状。

秦芳,还有她儿子“虎子”正站在她的旁边,眼睛就像狼一样狠狠地盯着纪兵。

而纪兵,脸『色』铁青,胸脯就像拉风箱似的起伏不止,双拳紧握,目『露』凶光,狠狠地盯着秦芳。

“什么不想承认?你我做了啥?我究竟对你做了啥?你真是个不知羞涩的女人,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的女人?”纪兵脸『色』极是难看,如果不是看到面前的是一个娇弱的女人,只怕他早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扑上去给她几个耳光,长长记『性』。

秦芳只是冷笑一声:“我就知道你不敢承认,你们男人都是这么一副德行,昨下午你究竟对我做了什么?趁着我在地里锄草的时候,你干了什么?纪兵,当时你还吓唬我,威胁我,难道这样我就怕了你吗?我告诉你,我不怕,昨我没办法对你妥协了,现在呢?我就要当着全村乡亲们的面,把你的那见不得的人事情都给大伙听听,让大家都好好的见识见识你的本来面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