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整个堂屋里外都是一片死寂。

所有饶目光都盯在冯刚的身上,直到他大步流星的走出林家的大门,一个个都『露』出愕然的神『色』。

屋子里,陈若兰和林茹对视一眼,旋即前者的脸上涨的通红,猛然间走了过去,拉开了门,跑出堂屋大门,对着尚未走远的冯刚大声叫道:“冯刚,这话可是你的,到时候可别后悔你今所的话!”

要找个有钱的男朋友,轻而易举,要找个比冯刚这个乡巴佬更有钱的男朋友,那简直比拿筷子吃饭还要容易!

十万!哼,到时候我结婚的时候,如果你不送十万块钱的人情账,我让你冯刚永远都抬不起头来做人!

月『色』如水,倾洒而下,将夜『色』下的山『色』映照的有几分朦胧的美丽。

冯刚深吸一口气,清新的空气沁也肺腑,整个人也舒透了许多,耳边依然回『荡』着陈若兰赶出来所的那一句话。

切,就你这样,也能找到男朋友,除非那货是瞎了狗眼哩!

不过这个世界貌似瞎狗眼的人蛮多呢,万一真要是有谁愿意娶她,自己还真的要送十万块钱的人情钱?

“妈的,嘴贱!”

冯刚轻轻拍了自己脸颊一下,有些懊悔地嘀咕。

正往家里走,突然间手机“嘀嘀”两声,『摸』出一看,竟然是林茹发过来的短信。

“明跟我一起去一趟县城,准备一下!”

冯刚有些奇怪,去县城干吗?难不成现在没男人了,想着我冯刚来好好的安慰安慰你?你到底还是舍不得我的嘛。

冯刚琢磨了一阵,还是回了简单的一个字:“哦!”

现在冯刚正要想办法靠近林茹,想从她的嘴巴里多撬一些关于萧国栋的事情,有这么好的机会,自然不会白白放过!

回到家里,见老爹老妈正坐在堂屋里一边看电视一边吃饭。

“咦?你咱回来这么早?”

见到儿子,马桂兰有些奇怪地问道,按理,冯刚他们吃了饭,至少也得打牌到十一、二点,怎么可能这么早就回来了?

“不回来难道在那里过夜?”

冯刚坐在椅子上,『摸』出烟,丢给老爹一根,自己点上一根。

“我倒还以为你打牌要打到很晚回来呢。”马桂兰瞪了儿子一眼,道,“你吃饱没有?”

冯刚狠狠地吸了一口香烟:“吃过了。”

看着儿子浑身都是酒气,马桂兰又不由关切地道:“你呀,以后还是少喝点酒,每次都把酒当水喝!”

冯刚呵呵笑道:“妈,你就放心吧,那点儿酒还灌不醉我,我年轻,我没事儿。”

马桂兰瞪了他一眼,低头继续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