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色』渐暗,冯刚提着个竹篓子来红薯地里割了一篓子的猪草,提回来坐在猪栏里“咚咚咚”的割了一大堆,把猪草倒进槽里,然后撒了一瓢粗糠,让猪栏里的几头大肥猪欢快的吃着。

把饭用电饭煲煮好后,冯刚便往屋旁边的建筑地上走去。

时候已经不早,冯东云已经陆陆续续的叫人从屋上下来。

经过几的忙碌,现在这栋房子已经打下地基轮廓,后面砌砖往上就已经很快了,两下来就能盖板,半个月这栋楼房加一套柑桔打蜡包装厂就已经落成了。

再投点钱装饰一番,今就能在新起的洋楼里面过年了。

想到自己将是紫荆村第一个建楼房起来的家庭,冯刚的心里就颇有几分成就福

饮水不忘挖井人,冯刚又想到这一切都是杜楚平和夏红老师给自己的,这份深厚的恩情,冯刚就是拼了这条命,也要好好的报答人家。

想到如今杜楚平有着重要的政敌,对他的仕途有莫大的影响,冯刚就暗暗的咬紧牙关,无论如何,自己也要帮他一把!

晚上三叔公请自己过去吃饭,给老爹冯东云了一声,便朝着三叔公家里走去。

还没走两步,就看到三叔公笑容可掬的迎了过来,同时递着香烟道:“我还以为你不去呢?”

冯刚毫不客气的接过烟,『摸』出打火机“啪”的一声点燃,道:“三叔公,我冯刚是那种言而无信的人吗?你见我什么时候过的话不算数的?”

三叔公连连点头:“对对对,这人活着做任何事情,都得讲一个信用,人无信而不立,你冯刚现在混混的红红火火,靠的就是诚信这俩字,是吧?”

冯刚暗骂三叔公会拍马屁,虽然明知是马屁,但冯刚听着心里依然舒服,抿着嘴偷笑着跟三叔公一起来到他的家里。

还只走在道场上,就只到屋里传来叽叽喳喳话调侃的声音,犹其以林茹的声音最是热烈娇脆。

想着林茹那风『骚』入骨的模样,冯刚暗骂一句“**,在哪里都是那么的浪”,便跟着三叔公朝着堂屋门口走去。

“哟,刚子来了啊。”林萍首先看到,打了声招呼。

“刚子,你好大的架子啊,得让我爸三番两次的去请啊。”

林茹一见,当即媚眼如丝,眯着眼睛在冯刚的身上巡逡打量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冯刚被她富有挑逗『性』的目光看的浑身不自在,道:“茹婶,你就别埋汰我了,我现在忙你又不是不晓得?再了,这也不是个什么大不聊事情,举手之劳而已,又何必劳烦大家呢?”

林茹眼眸一番,里面『荡』着浓浓的春意,横了冯刚一眼,道:“刚子,你就少给我们叫忙啦,你的割谷机你妈给你看着,你那建房子你爹帮你撑着,山上也有你请的人在照看,你还有个什么好忙的嘛?依我看呐,是不是忙着勾引谁家的媳『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