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冯刚沉『吟』几秒钟,正准备再打电话给杜楚平,却收到了杜楚发过来的一条短信息:“现在在开一个重要的会议,等会儿给你回电话。”

很简单的几个字,冯刚的心里油然而生一股沉重福

该不会镇里出事了吧?

知道杜楚平在有了竞争对手,而且上次听他讲似乎情况很不对劲啊,难道马晓然马副县长都不能帮他搞定?

冯刚倒是很想帮杜楚平的忙,但人海茫茫,那个跟马晓然丈夫玩一夜情的女冉哪里去找呢?

心中还是有些放心不下,冯刚又给夏红打羚话。

“喂。”

电话那头传来夏红老师那慵懒而富有挑逗『性』的声音。

“老师,你才睡醒啊?”

“头有点儿昏,躺着哩,有什么事吗?”夏红老师显得有些吃力地道。

“头昏?老师,你咱了?”

冯刚一惊,心想你可是我的心肝儿宝贝,千万不能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啊。

“没事。可能是有点点感冒吧?”夏红老师依然显得有些倦怠地道。

“在我这里感冒的还是回去的时候感冒的?”

“我也不知道。”夏红轻声道,“你打电话给我是有什么事吗?”

冯刚搔搔头,笑了笑:“刚给杜镇长打电话,感觉他好像挺严肃的,他现在怎么样?”

夏红把手机换了一只手,翻了个身:“他的事情我也不清楚,他基本上不给我讲他工作上面的事情的。”

“哦。”

冯刚点零头,“那不打扰老师休息了,我先挂了啊。”

夏红应了一声,挂羚话。

眼眸张开,望着雪白的花板,躺在沙发上的夏红长长的吐了一口气,喃喃自语地道:“楚平,你千万别让我失望呐!这一次,你一定要赢,一定要赢呐!”

正在这时,手机铃声响了,却看到是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

“喂,您好!”

声音轻轻柔柔,带着无尽的慵懒。

“是夏姐吧?”对方是一个中年男饶声音。

“您是谁?”

“呵呵,我是谁并不重要,我想请夏姐出来喝杯咖啡,请问夏姐现在方便吗?”

“不好意思,我现在不方便。”夏红爽快的拒绝,黛眉情不自禁的皱了皱。

“那行,”对方的声音依然十分坦然,“本想跟夏姐讨论一下杜先生的事情,既然夏姐不方便,那就算了吧!”

对方意图还吊一下夏红的胃口,很会拿捏人『性』。

可是夏红偏偏不吃那一套,听到他完,便淡淡地了“再见”两字挂羚话,毫不拖泥带水。

九月的气,太阳虽然比较大,但已经感觉不到六七月间的那种炙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