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一身整齐的警服,头发挽起给压在了警冒里面,颠倒众生的脸蛋不怒而怒,给人一种肃然起敬的感觉。

看到她的出现,冯刚的脑子里面又一次想到了那个死在自己怀里的女人,心里莫名的就像被针『插』了一下。

车上没别人,这次就只有廖芸独自开车过来。

“廖所长,您好。”

冯刚丢下手里的扫帚,主动的迎了上去问好。

廖芸点零头,脸上依然没有任何的表情:“我过来找你问个事。”

“廖所长请问。”

廖芸心中估『摸』了冯刚的身高,然后低头估『摸』了冯刚脚码,完全符合紫荆村山库的那个脚印,心中对这个少年更加的确定了几分。

“昨下午,紫荆山水库的偷鱼贼是你吧?”

廖芸盯着他的眼睛定定地道。

看着她坚定笃定的目光,冯刚并不感到意外,虽然自己还是被发现了,但是派出所里的公安要是连这么一点儿事情都调查不清楚的话,他们也是真是饭桶了。

冯刚捎了捎头,一脸憨厚地笑道:“对,是我,闲的无聊,带我的一个姐姐过去寻一下刺激,可我真的不知道周华被杀的事情啊,我们压根儿都没有到那边去。”

廖芸道:“我知道那件案子跟你没有关系,如果今是来抓捕你的,我也不会是一个人过来。”

冯刚不解地问:“哪你找我有什么事?”

“那两条狼狗是你打死的?”

“对!”

“你的师父是谁?”廖芸脱口而问。

师父?她怎么知道我有师父?她发现我会功夫?对我产生了怀疑?

冯刚缩回了手,反问道:“你干吗问这个?”

廖芸冷笑一声:“为什么我就不能问这个,在我管豁的区域出现了你这样的危险人物,怎么着我也得引起重视嘛。”

冯刚纳罕道:“我是个土生土长的农民,都有良民证的,怎么会是危险人物呢?呃你可能是怀疑我应该没那本事赤手空拳打死那两条狼狗吧,我也不防告诉你,我是练过一点儿功夫,平时也只是自保,绝对的不是危险人物!”

着,冯刚在廖芸的饱满的酥胸上停留了几秒钟,据目测,至少应该奔去了吧?

廖芸觉得到冯刚那不善的目光,心头微紧,迈步朝着冯刚的屋里走去,同时道:“我既然不请我进去喝杯茶,那我就自已进去了。”

冯刚一怔,看着廖芸曼妙的腰肢,赶忙迎了上去,进屋给她泡了一杯茶,请她坐下。

冯刚走到门口看了看河边,这一晃眼的功夫,也不知道老师去了哪里,河边没有她的影儿了。

“廖所长,你找我还有别的什么事吗?”冯刚又问,不时的拿眼望了望外面,想要找到夏红老师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