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还未亮,冯刚就醒了。

村子里公鸡报晓的声音一波接着一波,鼻间萦绕着淡淡的『迷』人馨香,一具柔若无骨的娇躯正趴在自己的怀里,呼吸平稳,深睡未醒。

夏红现在睡的很沉,冯刚全无睡意,轻轻的挪开她搭在身上玉臂,抽出身子,悄悄的从被子里面爬了出来,发现眼睛有些不舒服,『揉』了『揉』惺忪的眼睛,一瞬间,周围又是一片明亮,一切都尽收眼底。

夜视!

对这种效果,冯刚并不感到吃惊,找到自己的衣服,穿好后,又悄悄的走了出去。

老爹老妈现在还在睡,这个时候,正是拂晓时分,村子里只怕还没人起来。

冯刚洗漱完毕,去牛栏屋里把牛拉出来系在外面的一棵松树上面,这时发现『色』已经蒙蒙亮了。

清晨的村子里空气十分的清新,带着丝丝凉意的空气灌进鼻子里面,整个人都心旷神怡,不出的神清气爽。

放鸡、喂鸡,拉着牛先在河里喝零水,然后拉到了山上,找了一块有绿叶子的地方,把牛系在那里让牛吃着。

站在山坡上极目四望,村子里这才渐渐苏醒起来,一家一户的门都前前后后的打开了。

冯刚回到家里,老爹老妈都起来了。

“刚子,你咱起来这么早?”

正在洗脸的冯东云奇怪地问道。

“到那个点儿就醒了,所以干脆就爬起来了。”

“你倒是勤快啊。”冯东云道,转过头对梳头的马桂兰道:“桂兰,水给你留着过来洗脸啊。”

“嗯。”马桂兰应了一声。

马桂兰和冯东云都有事儿,他们随随便便吃零儿面条,马桂兰跟着徐寿远他们又出去了,而冯东云骑着冯刚的三轮车也出去了。

听到摩托车轰鸣的声音,夏红才苏醒过来,慌忙坐了起来,穿着衣服。

昨晚上跟冯刚两人弄的太晚,而且她也有些疲惫,习惯早起的她竟然睡到七点多才醒过来。

拉开门刚走出去,恰好看到冯刚正拿着扫帚在堂屋里扫地。

冯刚偏过头笑眯眯地看着她:“咦?姐,你咱不多睡会儿呢?起来这么早干吗?”

夏红俏脸一红,嗔怪地看了他一眼:“都什么时候了,你爸妈都出去干活了,我才起来。”

罢,夏红走了出去,径直往厕所里去。

看着夏红那曼妙纤细的身影,冯刚怅然叹息:“要是每早上起来能够看到老师,这日子该是多么的自在潇洒啊。”

弯下腰继续扫地,正在这时,外面突然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同时还有夏红着急的叫嚷声:“冯刚!冯刚!”

冯刚下意识的走到了门口,但见老师从旁边的厕所方向跑了过来,脸『色』苍白,显得极其的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