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冯刚迈着沉重的步伐走了出来,猛然间看到杨玉站在门外,满面泪痕地望着自己,他的脚步微微一窒。

“冯刚哥,”

杨玉咬着嘴唇哀泣地道,“我妈妈怎么样?”

冯刚叹息一声:“一切听由命吧!”

“她答应去治疗吗?”

冯刚摇了摇头:“她还是不愿意。”

“啊?”

杨玉檀口微张,怔怔半晌不出话来。

冯刚面沉如水,不发一语的走了出去,离开了杨玉的家门。

冯刚的心情犹其的复杂,想着陈芹泪流满面的给自己的那些话,想着她那越发枯瘦的模样,想到她泪流满面伤心的样子

“芹婶,你要怪我无情,你就去怪吧,无论怎么样,我都不会再和杨玉合好的。”

冯刚暗暗地道。

“冯刚!”

猛然间,身后传来一个叫唤声。

扭头一看,竟然是三叔公。

“三叔公,有什么事吗?”

冯刚扭过头,奇怪地看着他道。

三叔公先走了过来,给他递了香烟,然后道:“刚子,听昨晚上是你救了我们家若兰?”

冯刚颔首道:“昨晚上只是凑巧经过!现在事情怎么样?”

三叔公骂道:“赵怀东那个王鞍肯定得判刑,我们家若兰已经醒了,回家里去了。刚子,多亏了你啊,要不是你凑巧从那里经过,我那宝贝外孙女儿就被那个畜生给祸害了,王鞍东西,真不是人!我怎么就选了这么个女婿呢!我真是瞎了狗眼啊我!”

三叔公懊恼之极。

冯刚安慰道:“三叔公,知人知面难知心,这人嘛,本来就不是那么容易看清楚!”

“是啊。”

三叔公深为认同,“我活了一大把年纪,这是我做的最错的一件事情,幸好没有造成大错,否则的话我就是进棺材也不会瞑目的!”

冯刚哈哈笑道:“三叔公,你的太严重了,没那么严重。”

“唉,真是把我给气死了!”

三叔公骂道,“回头再请你到家里吃饭啊,这份大恩,无论如何,我也要若兰当着你的面来敬你两杯,好好的感谢感谢你!”

三叔公还不忘蹉合冯刚和自己的外孙女儿。

冯刚眉头微皱:“再吧!”

三叔公回过头看了一眼卖铺:“现在陈芹怎么样?”

因为陈芹得了脑癌晚期,在紫荆村里不少饶同情,为她深深的感到可惜,每关注她们家的人不在少数。

“情况很不妙,也只能数日子的。”

三叔公叹息一声:“你以前杨柱这一家,在我们村里也算是风光的吧,不条件最好么,但是也算是中等偏上的,结果这一闹,好端赌一个家,变成了这个模样。所以我啊,人呢,赚再多的钱也没用,主要的还是要一家人都好,身体健康比什么都重要,你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