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牛肚子差不多喂饱的时候,冯刚牵着牛和夏红一并下了山,回到家里,『色』不早,冯刚先去猪栏里剁了猪草把猪喂了,然后拿着锹把道场上的谷往中间收拢。

夏红在旁边看着冯刚一个人忙碌,看冯刚用锹把前戳的时候,地下还有一层谷粒,他拿起墙角的竹扫帚,主动的帮他扫了起来。

农村的道场上都是土面,加上气比较干,这一扫,顿时尘土飞舞。

而冯刚扭头一看,见夏红老师就像握着一把锹似的拿着大竹扫帚扫着地,不由失笑道:“老师,这竹扫帚不是你这样拿的,这事儿也不用你来搞,你到旁边去坐一会儿。”

夏红这样挥了几下竹扫帚,感觉胳膊有些酸泛,不由有些尴尬地道:“我没在农村干过活,也不晓得这东西怎么收。”

冯刚道:“这不用你搞,我能做。”

“我看你一个人在这里挥洒汗水,我坐在那里心里不安。”夏红一脸愧疚地道。

“有啥不安的?你到堂屋里去看会儿电视,我一下就好了。”

夏红看了看自己扫过的地方,很多谷都被竹扫帚『荡』到了别处,心想这些活的确不是自己能干的,念头一闪,问道:“你妈什么时候回来?”

“呃七点钟左右吧,还没黑,快聊。“

“哦,那我去做饭吧。”

夏红丢下手里的竹扫帚,急忙朝着厨房走去。

“老师,不用你搞,这些我都可以,等会儿我收完了再做。”冯刚喊道。

夏红停下脚步,回过头来:“你总得让我做点儿事吧?一直在这里玩,我可不愿意呢。”

罢,她进了厨房,淘米煮饭,去菜园摘菜,洗菜

冯刚无奈,只得由着她。

既然老师愿意,就由着她去吧。

冯刚刚刚把道场上的谷给收拢,老妈马桂兰就回来了。

“咦?你咱在这里收谷啊,怎么烟囱在冒烟呢?厨屋里谁在烧火?”

甫一走到走道上,马桂兰便一脸奇怪地问道。

冯刚赶忙解释道:“妈,我的大恩人,也是我的老师,她准备到我们乡下来玩几。”

“你老师?男的女的?”

“女的,女老师。”

冯刚道,“她老公现在是我们镇的副镇长,你儿子有现在的成就,完全就是他们在帮忙。”

“啊哟,大恩人呐。”

马桂兰顿时『露』出惊骇的神『色』,脸上略显疲惫的表情一扫而空,“这么贵重的人,你咱还让她做饭呢?我快去看看!”

罢,马桂兰急急忙忙的朝着厨屋走去。

屋子里两个女人热情的聊在一起,冯刚没有去打饶,而是在外面拉了床油布把谷盖了,再压了几块砖,洗了把手,便到河边去牵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