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她爱上了冯刚!

一种本不可能产生的孽恋,便便在她的脑海里形成了。

与纪兵在一起生活了近十年,枯燥了,再找不到任何生活的激情和精彩,直到遇到了他,虽然他每一次给自己玩的都是刺激和心跳,但是她不可否认,『迷』恋上了这种刺激和心跳!

在这种刺激和心跳之下,她爱上了那个比他足足一个本命年的少年!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但事实就是形成了,只有跟他在一起,她才发现自己是活着的,是有灵魂的,而离开了他,她觉得自己的灵魂被掏空,只剩下一副没有知觉的皮囊!

看了会儿电视,禁不住山岳般塌来的睡意,电视都忘记了关,就那样斜倚在床榻上睡着了。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纪兵走到她的旁边,伸手『摸』着她的身体,叫了她两声。

“什么事?”

翻过身子,眯着眼睛打量了一下满脸笑容的丈夫,呓语般地问道。

“告诉你个好消息,你猜我今晚上打牌赢了多少?”

“管你赢了多少。”

没兴趣,她又翻过身,继续刚才没做完的美梦。

“我赢了六千多,六千多啊,得让我们卖好几头猪啊。媳『妇』,别着急睡着,我去洗个澡,我过来好好的跟你快活快活,好久没有跟你做过了,倒挺想你的呢。”

目光落在媳『妇』胸前,纪兵眼睛发亮,『色』眯眯的了几句,转身就去冲澡了。

三下五除二的弄好回来,摇了摇媳『妇』,发现她昏睡如泥,任他如何挑,都于事无补。

纪兵顿时蔫了。

“太扫兴了!”

纪兵嘀咕了一句,躺在她的旁边,伸伸进被褥里面,叹了口气,脑海里开始琢磨村里的那几个对自己有意思的浪女来嗯,找个时间,我给她们意思意思,她们一定会抢着向我投怀送抱呢。

第二一早,何东方的家里就鞭炮齐鸣,把整个村子都给炸醒了。

徐寿远父子俩过来开着收割机在马桂兰的带领下又往田里去了。

今何东方结婚,但是割还是要收,虽何东方点明要全村的人都过去吃他的午饭,要谁不去,他跟谁急,但现在还是早上,谷还是要收的,中午到点儿了,过去吃顿饭也不影响什么。

三赖子一早也出门前往隔壁的青石湾去了。

而冯刚没有什么事,一早把家里的鸡鸭猪牛喂饱后,便拿了两个大铁桶,骑着三轮车来到镇上,满满的加了两桶油回来备用。

这时已经艳阳高悬,上午十点多钟了。

这时何东方那从镇上开回来娶亲的车子已经驶到村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