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冯刚回到紫荆村才六点半钟,对于农村的人来,这个时间还算早的了,特别是现在这种金秋时节,事情正多,这个点儿,村民们都还在田里面忙活。

远远的看到自己的收割机还在田里忙碌着,经过昨半、今一整的收割,紫荆村里的稻田已经收割了一半了,明后就要结束紫荆村的收割,转移阵地了。

也不晓得三赖子拉“业务”弄的怎么样?晚上得给他确认一下,别到时候搞完了,收割机青黄不接的没事做,那就麻烦了。

没有急着去田里看,而是把三轮车停好后,去牛栏屋外看了一下,发现自家的牛不在,可能老妈拉到哪里去系着了。

他绕到猪栏里拿着一个竹篓子,提着便出去割猪草了。

“王大伯,都收完啦?”

见到村里的王大伯正掌着装满谷袋的板车在路上卖力的前行着,他媳『妇』在前面牵着他家的大水牛,正赶着那大水牛卖力的拉着板车,一路上“哧哧哗哗”的,冯刚笑着跟他打着招呼。

王大伯连额头上的汗都来不及抹个,“噫”了一声,叫道:“桂儿,停下停下!快停下!”

王大伯媳『妇』赶忙把牛拉住,板车和牛同时停了下来。

王大伯松开板长那长长的两根手柄,然后拿起肩膀上的『毛』巾擦拭了一下脸上的汗水,再抹了抹手,便从兜里『摸』出四块钱一包的红金龙香烟,抖动了两下,拉出一根,给冯刚丢了过去:“刚子,来根烟先!”

冯刚赶忙放下手里的镰刀,接过王大伯递过来的烟,道:“王大伯,你太客气啦,你咱还来给我递烟呢?”

王大伯哈哈笑道:“我就是给你提烟提茶的到你家里感谢你都不为过啊,要不是你今年弄来了这收割机啊,我都不晓得这田里的谷怎么弄起来呢,你大妈的身体又不好,我也岁数大了,挑不动,你的几个哥在外面又回不来,我为这事儿伤神费心几个月呢,如今多亏了你啊!”

冯刚搔了搔头,笑道:“大伯,这是我应该做的,为村里的乡亲们谋福是我们的责任嘛,再我也没给你们白干啊,你们都付了钱的呢。”

“切,”王大伯吐了口口水,“那点儿钱算个啥,我总共也才三亩多地,一共也就两百来块钱,换着以前,光下的几个场下来都得一百多了,这还挑呢,还要收呢,这些出钱请人都没人愿意干呐,这两百来块钱,我出的心甘情愿,我出的心里舒服!”

冯刚道:“大伯,要谢您也别谢我,要感谢我们社会主义好,感谢镇『政府』,要不是他们,我们现在还是处于原始社会呢。”

“对对对,社会主义好啊,现在跟我们那时候真的不能比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