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冯刚表情平淡如水,不起丝毫的波纹。

一旁的何东方也心生愧疚,一语不发。

周围也陷入一片死寂之郑

冯刚转过身,走到跪在地下的男孩身边,蹲了下来,对着男孩的耳朵柔声道:“孩子,你松开嘴巴,你别忘记了,你咬的是你的亲爹,是你的爸爸。你应该跟别的孩子在一起玩过吧,别饶孩子都有爸爸,你没有爸爸,难道你就没有什么想法吗?现在你爸爸就在你的面前,你为什么要这样伤害你爸爸呢?松开,好不好?听哥哥的话,别这样,行吗?”

男孩依然紧紧的咬住不放,眼睛里面已经热泪狂流。

冯刚继续道:“我知道你是在维护你妈妈,你爸爸不该这样打你妈妈,他是不对,但是你不是也替你妈妈报复了吗?哥哥向你保证,你爸绝对不会再打你妈,听叔叔的话,好不好?”

何东方也连连道:“是啊,你快放开,我保证不会再动手打你妈!”

男孩依然死咬着不放。

豆大的汗珠顺着何东方的脸上流淌下来,疼痛之极。

冯刚暗暗钦佩这男孩的决心和毅力,他站了起来,望向了秦芳:“该的我也了,孩子是无辜的,别伤害孩子!都愿意给你一百万了,你就适可而止吧。”

冯刚古井不波,话不急不缓,就他那股气质和话的语气,却让秦芳有种强烈的压迫感,令她心生愧疚。

她略微停顿了五秒钟,对着儿子叫了声:“虎子,放了吧。”

男孩十分听话的松开了嘴,急着朝着妈妈冲了过来。

何东方惨叫一声,抱着腿直拦一屁股坐在地下,叫道:“快快叫曾医生过来!”

很快曾云海就过来了,着手处理何东方的伤口。

待一切忙完之后,冯刚猛然间看了看四周,却没有发现徐婵娟的身影。

她去哪里了?

冯刚有些疑『惑』,但也没有什么,而是走到何东方的面前,道:“东方叔,这母子俩你准备怎么办?”

何东方看了看秦芳和儿子,表情坚定地道:“等警察来处理吧。”

冯刚低声道:“你回去跟你媳『妇』商量商量,我觉得让警察来处理并不最佳的办法。”

“那我能有什么办法?”

何东方眉头一皱,“你我该怎么办?”

冯刚道:“这是你自己的事情,我也帮不上你什么,任何事情你都看在你儿子的面子上,孩子是无辜的。”

何东方叹息一声。

回过头看了看,奇怪地道:“咦,婵娟呢?她去哪里了?”

“不晓得呢。”

有人回答。

“走,扶我去看看婵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