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雨水哗啦哗啦的下了一夜,第二拂晓时分,雨终于止了,山里刮起了微风。

一股浓浓的桂花清香从窗外传了进来,飘进冯刚的鼻孔里面,令冯刚精神一振,睁开眼睛,跳下床,穿好衣服,洗漱完毕,走了出来,看着尚有些昏暗的『色』,深吸一口清新的空气,只感觉浑身都舒泰自然。

不知是谁家的牛在饥饿的哞叫,也不知是谁家的鸡在鸡笼里“喔喔”的叫个不停,也不知是谁家的鸭子一路呱呱呱的歪着肥屁股朝着河里摇摇摆摆而去,几只狗你追我赶,扬起一大片的泥巴,狗『毛』上都沾满了污泥

渐渐的,村子苏醒了。

一扇一扇的门被打开,四面八方都传来话的声音。

淘米声、劈柴声、抢厕所急叫声、洗猪栏的哗哗声、伸懒腰打呵欠声

一点一滴全部都灌入冯刚的耳朵里面,一切都是那么清晰和贴近。

冯刚的嘴角扬起一抹笑意,山间鸟儿的清啼声,滴水的哒哒声都听的那么清晰。

冯刚完全进入到一种十分通透的感觉的之中,这种特意的境界是以前从来都没有的,感觉自己置身世个,把这个世界的纤毫都看的清清楚楚。

随着老妈在背叫的一道叫唤声把冯刚拉回到了现实,再看眼前的景象时,发现一片清澈。

“一大清早起来站在这里干吗?”

“呼吸新鲜空气啊。”

“赶快去把牛拉出去,顺便把牛栏也清除一下。”

“嗯,我这就去。”

冯刚一路跑到牛栏,把牛拉到稻草堆旁边让牛吃着草,把里面的牛粪全部用锹铲到外面的桔子地里,回到家里洗了个手,发现水缸里的水不多了,又挑着一担桶叼着根香烟悠哉游哉的去挑水。

“谢妈,早啊。”

“洛叔,早。”

“嫂子,早。”

心情大好的冯刚一路跟着村里人都谈笑着。

“刚子,昨晚上你那里来电没有?”

刚挑着一担水回来,遇到一条屋上的牛伯,他叫喊着询问。

冯刚摇了摇头:“没电呢,好像是我们这条屋上的线路有问题,等会儿叫村长地来弄一弄。”

牛伯道:“别人家都有电,就我们这边没电,真是的,我孙子昨晚上哭了半夜。”

牛伯的孙子才几个月大,平时晚上都是点着灯睡着的,昨一停电,所以害怕就哭哭闹闹了一夜。

冯刚点零头:“这线嘛,也有老化的时候,再昨又下那么大的雨,也许哪里短路啦呢。你去叫村长过来弄一弄就行啦。”

牛伯点零头:“一会我吃了早饭就去找村长,这没电哪里能行呢?白没电还行,晚上要没电,简直什么都搞不成,幸好现在不怎么热了,要是六月里停羚,哪还让人怎么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