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用尽浑身力气把自己心里的话了出来,何韵身体一软,在冯刚的怀里撒手西去。

“何韵!何韵!何韵!”

冯刚嘶声厉叫几声,他感觉自己的心就像被人用烙铁烫了一下疼痛,胸口一股沉淀积压的怨气越来越大,终于不可遏制,仰长啸一声,声音滚滚如雷,顺着雨幕传遍整个村落。

屋外围观的警察听到这道凄厉悲惨的长啸声,一个个心里也极是难受,意图冲进屋里,却被周围的人给拉住了。

他们一行人过来的时候,万万没有想到自己所里最为厉害的何队长竟然惨遭歹徒的枪击身亡!

跟着何韵出生入死多少回了,从来没有出过这样的事情,今为什么会这样?

来的时候还是一个好好的人,现在竟然就离自己而去了,这份痛,怎能不深?

过了好一会儿,冯刚抱着何韵的尸体迈着沉重的步伐走了出来,看到眼前站在雨中的两排警察,沉声问道:“那人抓到了吗?”

一个队长答道:“那家伙狡猾的很,给逃跑了。”

“你们过来抓什么人?”

“他叫孟远图,今年三十八岁,是东庆镇的数起杀人抢劫的罪犯,我们警方多次去抓捕,结果都因为他诡计多端另外他手上还有枪,我们都功败垂成,让他给跑掉了。”

“孟远图?刚才那人是孟远图吗?”

“饶相貌我们虽然没有看清楚,但是从他的体形以及手里的步枪,我们可以初步断定他就是孟远图。”

“是孟远图开枪杀死了何韵!”冯刚喃喃自语地道,“你们的何队长死了,你们把她带回去好生安葬吧!”

那队长的目光移到浑身都是鲜血的何韵身上,脸上微微抽搐了一下,心里有些疼。

几人抱着何韵正准备转身离开,冯刚突然叫住他们,问道:“你们有那孟远图的照片吗?”

“有!”

当即一人拿出一张通辑令过来,冯刚接手看了一眼,将孟远图的头像重重的烙在心底里面,心情无比沉重的离去。

雨势太大,雷声滚滚,虽然刚才发生了枪击事件,但是村民们大多躲在屋里,对外面的事情倒也没有几个人注意。

警察派人去山上搜寻孟远图的下落,另个一部分带着何韵的遗体离开了双河村十一组。

而冯刚却不急着离开,依然把这个村落里的每一家户都问了一遍,却没有半点儿叶苗苗的信息。

她当即给董大庆打电话,问董大庆为什么在双河村十一组没有看到叶苗苗的身影。

董大庆道:“这不可能啊,我的人给我的线索应该不会有问题啊?你再去调查调查,回头我再给你回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