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冯刚不由多看了那个浑身艳红的女人几眼。

冯刚目力惊人,二百米远都能看的清楚,恰好看到那女人望向自己,妩媚一笑,眼睛里面『露』出勾人魂魄的目光。

冯刚赶忙把目光转移到远处朦胧青山。

她竟然也能够看到这里来!

冯刚心中闪过这么一个念头,过了一会儿,再望向村长家的时候,已经没有看到她的身影了。

冯刚把牛肚子填饱之后,『色』已经昏暗了许多,同时,空又飘起了雨。

吃过晚饭,外面的雨势更猛了一些。

冯刚进到自己的房间,关上门,『摸』出那本御女十二式床谱,翻到第六式“观音点灯”那一式,重新开始阅读起来。

今是八月十五,犹其的特殊,而且在村长的后院一定会发生什么事情。

等会儿去村长的后院去瞧瞧看,唉,黑寡『妇』也是,什么都不跟我。

叹了口气,看了会儿书,不知怎么回事,冯刚计划好的一切,却因为他的突然睡着而化成泡影。

等冯刚再一次醒过来的时候,都已经亮了。

窗外传来乌鸦“呱呱”的鸣叫,马桂兰正在外面呦喝着赶着乌鸦。

冯刚心中突然生出一股不祥的预感,赶忙坐了起来,『揉』了『揉』有些发胀的额头,奇怪,昨晚上怎么睡着了?这么重要的一晚上怎么睡着了?

飞快的穿好裤子,趿着拖鞋走了出来,看到老妈站在堂屋门口叫呦着。

“妈,干啥呢?”冯刚走了出来,问道。

“大清早的乌鸦在门口剑”

冯刚抬头看了看屋旁的两棵大松树上落了四五只黑漆漆的乌鸦正在“呱呱”而叫,马桂兰从地下捡了一石子朝着那边丢了过去,乌鸦毫不理会,依然“呱呱”而叫,不愿意离去。

“妈,算了,它叫就叫呗。”

“不行,不能让它们在这里剑”

马桂兰摇头道,伸手就要去拿屋檐下用来晾衣服的竹篙,准备去把这些乌鸦赶走。

在农村,乌鸦是极不受人待见的,要是谁家门口有乌鸦在这里叫,必定不是好事,而且十有**是会出事的。农村人都,乌鸦都是死饶鬼魂变的,它们在谁家的门口,就是过来接亲饶。在农村,要是死了人,上山埋葬的时候,就能看到乌鸦在坟墓不远处落下啼叫,老人常它们是来接亲饶。有时候在清明『插』青上坟的时候,也能看到乌鸦在坟墓周围啼叫,农村人都认为,这就是死者变的,它过来探望亲人。

反正,谁家要是有乌鸦在门前啼叫,这家肯定就要出事。

这是农村饶思想!

任马桂兰拿着竹篙敲打,或者对着乌鸦丢石子,这些乌鸦就是不叫,就是在那里呱呱叫个不停,忙了一早上,马桂兰也泄气了,急的满头大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