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不过什么?”

冯刚大喜过望,赶忙问道。

“不过这种浓阴之体的女人比较多,一百个人中就有一两个,如果你不是太倒霉的话,那些跟你有关系的女人中,应该就有浓阴之体。”

“这么多?哪我为什么没有什么感觉呢?而且我的体质好像没怎么有改善啊?”

“也许是时间太短的原因吧?”

“不可能啊。”

朱美菊眼皮一翻:“有多长?”

“持续一个时没问题,两个时也可以。”

朱美菊道:“你这样谁受的了?你要知道,你现在可是修练过十二式神谱的人,一般的人哪里能够承受得了你?除非是那种极阴之体的女人。”

冯刚抓了抓头,道:“美菊婶,我觉得你还是告诉我怎么辩认浓阴之体的女人吧。”

朱美菊道:“没办法帮你辩认,反正你自个儿去了解,我能提醒你的是这种女人**比一般的女人要旺盛一些,你会明显感觉她跟一般的女人不一样,这都得靠你自个儿去感觉,我也给你不清楚。”

冯刚叹了口气,嘀咕道:“浓阴之体?谁才是浓阴之体呢?跟我有关系的女人中,谁的那方面最为强烈呢?夏老师?还是村长媳『妇』?张书蓉?还是余梅?”

冯刚想了好几个人,发现她们的反应都比较强烈,但是她们到底是不是浓阴之体,这就不定了。

“还有,我有件事情需要你帮个忙。”

“什么事?”

“我需要三滴处子血,你能不能给我弄三滴处子血来。”

“处子血?干啥用的?”冯刚奇怪地问道。

“我自有用处,反正你别管,这事情你比较在行,希望你帮我弄三滴来。”

冯刚想了想:“你什么时候要?”

朱美菊道:“也不是很着急,你还是尽快帮我弄来吧。”

冯刚点零头:“好吧,我尽力。”

出了黑寡『妇』的家里,冯刚的脑海里就在想着那个所谓的浓阴之体的事情。

一路回到家里,见老妈和叶苗苗坐在堂屋里边嗑瓜子边看电视。

“哟,你咱回来了?没叫你打牌啊?”

甫一进门,马桂兰便奇怪地看着儿子问道。

冯刚摇了摇头:“叫我打了,不过我要回来放牛,就没打了。”

马桂兰甜丝丝地一笑。

正在这时,屋外走进来了一个女人,同时声音传了过来:“哟,冯刚回来啦。”

冯刚扭头一看,赫然竟是自己的舅妈。

“咦?舅妈,你什么时候来的?”冯刚惊讶地道。

“赶过来吃中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