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冯刚听罢叶苗苗惊心动魄的讲述,他又惊又喜,惊的是她竟然在这么艰难的情况下,还能逃出生,一路从东庆镇在山间路上奔跑,最后来到紫荆村,先不这足有差不多二十公里的路程,就那么难走的山道,还在暴雨之下,对于一个女人来,真的比登还要难。

喜的是,她做到了,她现在至少并没有很严重的损伤躺在这里。

“苗苗姐,那饶长相你有看到吗?”冯刚问道。

叶苗苗想了想,道:“我只记得个大概轮廓,我回头的时候,雨水太大,我看不清楚。我给你画出来吧。”

一直在旁边聆听的马桂兰赶忙去拿了纸笔过来,摆在叶苗苗的面前,后者快速的把自己脑海里的记忆全部画了出来,递给了冯刚:“我记得的就只有这些了。”

冯刚拿过看了看那饶大概轮廓,端详了好一会儿,道:“这人我好像在哪里见过!”

马桂兰和叶苗苗同时望向了他,有些诧异。

冯刚『揉』了『揉』额头:“让我想想,让我想想,这人我好像见过,我好像见过咦,是在哪里见过呢?在哪里呢?”

突然间,冯刚脑中灵光一闪,眼睛一亮:“哦,我想起来了,他叫孟远图,他是个杀人犯!他杀过很多人,他手里有枪,而且他还开枪打死了镇派出所里的何韵何警官!”

“啊?”

叶苗苗的嘴巴张成一个圆圆的型,想到自己面对的竟然是这么危险的人物,她就心有余悸,在暗暗侥幸的同时,手心却又捏了一把冷汗。

马桂兰道:“刚子,你赶快报警啊,赶快打电话报警!”

冯刚摇了摇头:“警察要拿他有办法的话,苗苗姐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这么多年来,警察拿他根本就没有办法,多次去抓捕,他还不是都逍遥法外,活的潇洒的很。”

到这事儿,冯刚就想到何韵的惨死,心里不由一阵剧痛,这是他心中永远不可痊愈的痛!

马桂兰急的不得了:“哪怎么办?难道就让他继续这样下去?他还会害更多的人啊,而且现在苗苗也在我们家里,他要到我们村子里来了,那该多么多核农村俗语:吓人呐!”

冯刚不屑地冷笑一声:“我就怕他不来我们紫荆村,他要来了,我还得好好跟他算一算这一帐呢。”

马桂兰:“你要干啥?”

冯刚道:“妈,你放心吧,我不会把他怎么样的,你放心吧。”

“唉,想到这人有枪,那该是多核人啊,我昨还看新闻有的村子里,一家七八口都被人给杀聊呢,刚子,依我看你还是赶快报警吧,让警察来处理这件事情。”

“妈,警察真的不可靠,有很多事情你不懂,那个何韵女警官你知道吧?你知道她是怎么死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