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凌晨时分,空又开始飘雨。

亮的时候,雨势更猛,哗哗而落,空中乌云黑压压的,仿佛连着都要一起塌下来似的。

冯刚一夜辗转难眠,亮后,也睡不着,干脆爬了起来,听旁边屋里还没啥动静,便去喂了猪,冲洗了猪栏,然后又去把牛栏里的粪除了一下,再拉了一个干稻草丢在牛栏里,让牛自个儿去吃。

忙完这一切,身上暖和了许多,回到堂屋,突然听到话的声音。

叶苗苗醒了。

冯刚赶忙过去敲了敲门,问道:“妈,苗苗姐醒了吗?”

马桂兰应了一声,拉开了门,道:“她醒了,你稍等一会儿,让她去上个厕所先。”

叶苗苗从后面走了出来,脸『色』依然苍白,不过比昨看到她的时候要好上许多。

她先是对冯刚淡淡一笑,然后羞涩地低下了头,走了出去。

“你帮忙看着点儿她,我去给她熬『药』去。”

马桂兰交待一句,就急着去忙碌去了。

过了一会儿,叶苗苗返回,走到门口的时候,似乎身体有些吃不消,咬了咬嘴唇,伸手扶住了门,站在那里摇摇欲坠。

冯刚赶忙过去扶住她纤细的手臂,叫了声:“心。”

叶苗苗感激地看了他一眼,艰难的走到房屋里,重新躺在了床榻上,脚上传的疼痛,令她的躯体禁不住颤抖了几下。

“苗苗姐,你感觉怎么样?”冯刚关切地问道。

“好很多了。”

叶苗苗淡淡地点零头,满是哀怨的眼睛看了看四周,“是你救的我?”

冯刚点零头:“我昨晚上发现你躺在竹子里面。”

叶苗苗目光垂下:“谢谢你!”

“苗苗姐,你太见外了,你不知道,我可是都想着你,急切的想要找到你啊。”冯刚的眼睛里闪烁着炙热的光芒。

叶苗苗还以为他对自己有意思,俏脸浮出一丝红晕,低声道:“我不值得你这样挂念。”

冯刚叹息一声:“怎么可能?你帮我了我那么多的忙,我怎么可能把你忘记呢?自从我知道你跟祁浩宇那王鞍离婚之后,我就四处找寻你的下落,可是人海茫茫,不管我怎么努力,都没有你的半点儿音讯。苗苗姐,你快告诉我,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为什么会成昨那副模样?”

叶苗苗叹息一声,声音无比沉重地道:“我跟他离婚之后,我并没有走很远,而是来到离东庆镇不远的长平镇,在那里我进了工厂,做了一份文职类的工作,在外面也租了一间房子,过着一个饶生活,我想忘记以前所有的一切,我想把那份痛苦一直深深的埋在心里”

听着叶苗苗的讲述,冯刚心里阵阵发苦,可以想象,一个女人,举目无亲,从都生活在条件不错的家族里面,以前从来没有干过什么活,现在竟然跑到一个陌生的地方,进工厂做份文职类的工作,每不仅要面对男上司以及男同事的搔扰,还要默默承受那份痛苦的爱的煎熬,这种内外兼攻,对一个弱女子来,该是多么大的磨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