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送走了徐婵娟,冯刚回到屋子里,拿出纸笔,哗哗的把紫荆村的样图画了下来,然后写了一二三四五六七**点,看着自己对未来的初步规划,加上即将转到自己账户上的一百万资金,冯刚坚信会做的更加的好。

来到山上,找到祁江,问了那些鸡仔的事情,祁江的心情显得极好,现在一切都很顺利,暂时没有出现任何的问题,而且依着现在这样发展下去,应该没有什么意外,年底之前,会有一笔不菲并且成功的收入。

冯刚大是高兴,也与祁江了要扩大养鸡场的想法,祁江欣然同意,不过也要等到这一批成功后,明年开门再来正式开始扩建。

因为有鸡种在,明年也不用再去买鸡苗,成本更是降了许多。

二人在一起聊了好一会儿,冯刚问及叶苗苗的去处,祁江也是毫无音讯,他现在也找人多方面去调查叶苗苗的下落,结果没有任何的线索,好像一瞬间,叶苗苗都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一样,至于叶苗苗的老家在哪里,也想方设法的去调查,仍然是没有结果。

冯刚无奈,看来芹婶的病,也只能听由命了。

其实他心底里认定陈芹的病是神仙难救,毕竟是癌症的晚期,如果叶苗苗的家族能够治好癌症,还不成了世界名医,早就拿下诺贝尔医学奖了?

告别祁江,冯刚下了山,正好看到村医曾云海挎着个『药』箱急急忙忙的往陈芹家里赶去。

冯刚心知不妙,赶紧追上了曾云海。

“曾医生,怎么了?”

“陈芹又昏倒了,唉。”曾云海长长的叹了口气,道。

二人来到杨柱家,后者急急忙忙的把他们迎了进去。

曾云海给陈芹去检查,杨柱坐在床边呜呜啼啼的哭泣。

冯刚跟着杨柱来到外面。

“芹婶子这几怎么样?”冯刚点了根烟,悲韶问道。

杨柱擦了把眼角的浊泪,面有戚戚焉:“虽然她还是很高兴,不过她的身体越来越差,每过一,早上起来就能看到她比昨的气『色』要差上很多。刚子,你的那个名医”

冯刚满脸愧疚地道:“柱子叔,不好意思啊,我这段时间在四处调查,托人找,也请派出所里的人帮忙,依然没有任何的线索。”

杨柱摇了摇头:“不碍事不碍事。其实你婶的病我也不抱什么希望,都已经是癌症晚期,连大医院的医生都宣告死刑了,哪里还可能救活呢?只是苦了你婶,跟我一辈子,没享个啥福,以前拼死拼活的赚钱供玉,出来不怕你笑话,我们中间好几次都想再生个儿子,结果你婶怀上了,不到四个月就掉了,前前后后足有四五个都是这样,你婶也遭了不少的罪,而今玉大了,生活也渐渐的要好过了,却不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