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冯刚哈哈大笑,看着手里的牌,继续问道:“婶,你我究竟是打四条呢,还是打七条?”

林茹俏脸嫣红,道:“你看什么下来了就打什么呗。”

“两个都没下来。”

“那你随便打一个。”

“随便打哪个?”

“你爱打什么就打什么,我哪里管的着。”

“哪我打四条吧?”

“随你的便。”

“四条!”

冯刚叫了一声,抽出一张四条打了出去。

“杠!”

赵怀东低沉郁闷的声音响起,从手里抽出三张四条摆在面前。

冯刚眼睛顿时都绿了,扭头看向林茹:“茹婶,你故意的是吧?”

林茹“潜了一声,干脆站了起来:“行行行,我不看你的牌行了吧?真是气巴拉的,我们要合伙斗你国子俗语:出老千,你的钱早就输光啦。”

罢,林茹便走到旁边屋里去了。

甫一进屋,便看到陈若兰独自抱着一本书坐在窗前翻看着。

“若兰,你整在躲在屋里就不烦吗?你这样都变腐了,现在不是有一种法叫腐女,你听过吧?我看要不了多久,你就要腐烂了。”

冰艳绝俗、艳绝人寰的陈若兰大姐嘴角绽开一丝慑人魂魄的笑意:“我在屋里腐烂,姨你咱也跑到屋里来跟我一起腐烂呢?”

林茹气哼哼地道:“冯刚那个兔崽子就欺负我。”

“咱欺负你了?”

“他当着你姨爹的面调戏我,你过份不过份?”

陈若兰黛眉轻蹙:“他怎么那么无耻?”

林茹叹了口气,道:“其实我觉得吧,男人还是坏点儿要好一些,不是有句话怎么的,叫男人不坏,女人不爱,要是每一个都像你姨爹那样,生活还不过的枯燥死了。”

陈若兰道:“我觉得姨爹挺好的啊,很温柔而且很贴心,对你也挺不错的。”

“不错是不错,就是死板了些。”

一想到自己的那个男人,林茹就长吁短叹起来,“可是他永远不会知道我究竟想要什么。”

“你想要什么给他啊?”

林茹俏脸微红,摇了摇头。

陈若兰眼珠子一转,心中念头一闪:“是不是你们夫妻生活不满意啊?我上次见了美国有一份报告,现在美国夫妻双方离婚,有四成的原因是因为夫妻之间的『性』生活不满意,你们该不会也出现了这个问题吧?你看看你,正是一个女饶黄金时期,最是需要男饶呵护和关爱,而姨爹呢,他身体本来就不好,肯定很难满足你啦,姨,你要通融理解一些姨爹。”

林茹的脸颊更加的鲜红,啐道:“你晓得个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