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既然有冯刚发话了,董大庆自然不好再好什么。

晚上的时候,何韵做的菜也很简单,就是几个家常菜,麻婆豆腐、肉沫茄子、酸辣土豆丝、蒜苔肉丝以及莲藕排骨汤。

桌子上,尽管何韵一再地不要喝酒,但是拗不过董大庆,在他的长短之下,何韵无奈,最后只是呷了一口白酒,只是这一口喝下去,何韵就感觉头昏脑胀,脸蛋红扑颇,就像布上了一块红布一般,煞是『迷』人。

最终何韵还是承受不住,站起摇摇晃晃的身躯,道:“你们在这里继续喝酒,我刚才喝酒喝的有点儿多,头有点儿晕,我去休息一会儿,桌上的碗你们留给我来洗就是,不好意思啊。”

董大庆呵呵笑道:“何啊,你不至于酒量这么差吧?”

何韵苦涩一笑:“我也不晓得怎么回事,今喝了这么一点点,身体就承受不了。”

董大庆点零头:“行,你去休息休息。”

何韵对冯刚投于歉意的微笑,摇摇晃晃的进到卧室里面,关上了门,躺在床榻上闭目休息。

这一躺到床榻上,何韵的泪水就像断线的珍珠一般止不住的往下淌。

就在吃饭之前,董大庆把她拉到一边,偷偷的告诉她,让她好好的伺候冯刚,等会儿故意装喝醉酒,哪怕冯刚过来上你,你也得乖乖的躺在那里,配合着他搞你。

听到这样的话,何韵的心就像被刀子割了一下,心里万般难受,但还是默默地点头,没有多什么。

自己在他的心目中,注定也只是一个玩物,当他得到以后,便会厌倦自己,最终成为他任需任取的东西。

“恩人”

何韵的嘴唇上已经沁出血丝,心里默默的念着那两个字,心如刀绞。

外面。

冯刚问:“董所长,何警官的酒量不至于这样吧?”

董大庆嘿嘿一笑:“她酒量不好,我们不管她,来,我们继续喝。”

着又举起杯子,要跟冯刚干。

冯刚端起杯子与他碰杯喝干。

董大庆打了外酒嗝,喷出一股难闻的仿佛烂菜一样的恶心气味,偏过头看冯刚安然无恙的模样,又拿起酒瓶给他倒酒。

冯刚心里面略微沉『吟』了一下,问道:“你是不是在她的酒里下了『药』?”

“我也不至于那么缺德吧?”董大庆道,“来,我们继续喝酒,喝好酒了,你就去办你的好事,我绝对不会打扰你的。”

从他那猥琐的笑容,冯刚大概看懂了董大庆的意思,眉头微眉:“不会吧?这要是被她知道了,以后还不得亲手杀了我?”

董大庆摇了摇头:“你放心,不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