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冯刚跟在夏红的旁边,一路把卜能送上山,在山上找了个倚山望水的风水宝地,就地挖坑,把卜能的棺木放了进去,然后开始掩埋。

衣久岛跪在旁边哭的极是伤心,好几次几欲哭昏这去,还是夏红在她的旁边不住安慰。

把一切事情忙碌完了,已经是晌午时分,吹芦笙的老头吹着哀沉的曲调,以示卜能的葬礼到了最后。

全村的人都跪在卜能的坟前,呜呜啼啼,连绵不止。

这一通仪式结束,所有人陆陆续续的下山,各归各家。

一切又恢复了宁静。

冯刚和夏红回到村长家里,自有村长媳『妇』在厨房里忙碌,夏红闲的无聊,干脆也进了厨房帮助村长媳『妇』做饭,两人在厨房里有有笑,其乐融融。

冯刚和腾宝武坐在堂屋里着闲话。

“村长,现在村里没有医生,你打算怎么办?这样子可不是个办法啊。”冯刚关切地问道。

腾宝武道:“其实我姑娘是学医的,现在在外面的大医院上班,是主治医生,看来我只能打电话让她回来喽。”

原来腾宝武还有个女儿啊。

看来这苗寨并不是与世隔绝嘛,还是有人走出大山,踏入外面的繁华世界嘛。

“村长,您女儿愿意吗?在外面过惯了日子,这里的生活只怕真的有些无法接受。”

“这不要紧,我跟她了,她会回来的。”

“这样就更好了。村长,你们村像您女儿这种去外面的年轻人很多吗?”

“不多。”腾宝武摇了摇头,“除了我女儿,再没有别人走出大山,全部都呆在自己的村寨里面,从生到死。”

“哪为什么都不走出去呢?”

“我们村里人不愿意与外面饶打交道,外面的人太狡猾,而我们太老实,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所以还是老老实实的呆在村子里,过着自由自在的生活舒服一些,我女儿也是遇到了一个游医,那游医看中了我女儿,要收我女儿为徒,当时我知道卜能的事情,也为村子的将来做考虑,便答应了那游医,跟着那游医离开了寨子,偶尔我女儿也回来一趟,特别是重要节日的时候,她基本上都会回来。”

冯刚脑海里突然想起的时候学过的桃花源记,岂不正是这样的生活,村里人相敬相亲,与世隔绝,阡陌相通,鸡太相闻,等我老了,我一定到这里来养老。

冯刚暗暗的下定决定。

两人闲聊了一会儿,就听到夏红出来准备吃饭了。

腾宝武热情的拉着冯刚,拿出自己存的好酒,摆在桌上,二人又是一番海饮。

正当二人喝的情绪高涨的时候,外面突然传来一个激奋的吼叫声:“冯刚!冯刚!你子给我出来!做了事想不负责,你是不是男人?你给我出来!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