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村野蛮夫。

在农村,特别是上了年纪的,绝大多数都是没读过什么书的人,不招惹他们的时候,他们对你还会和颜悦耳,好言好语,一脸纯朴老实的模样,但要是惹恼了他们,他们就会蛮横不讲理,认定的事儿就是十头牛也拉不回去。

现在的方德平就是这般模样,双手握着锄头跺在面前,翘首望,不可一世的模样。

马桂兰气的脸『色』发白,咬牙切齿地道:“方德平,这话可是你的啊,行啊,那我今就非得要把这个坑给填上。冯刚,快回去给我拿把锄头来!”

“妈”

冯刚叫了一声,拉了拉她的胳膊,柔声道:“妈,你又何必跟他们一般见识呢,这本就是方伯的山地,他要怎么样支配,他都可以,谁也管不了,就是把村长镇长叫来,他都有理,我们争不过他的。”

马桂兰急道:“难道你把桔子都越这里来上车?那怎么能行嘛,姓方的就是故意针对我们家,难道你还看不出来吗?”

“我看出来了。”

冯刚点零头,“我一听这事儿,我就看出来了,妈,你别激动,心急坏了身子,让我来处理这事儿吧。”

柔声安抚了几句,冯刚目中熠熠生辉,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

此时因为这里闹事,已经有很多人村民赶过来围观看热闹。

冯刚上前一步,淡淡地问道:“方伯,这事儿你想怎么解决?”

你不就是想要几个钱嘛,到时候直就是,何必干这种事情呢?

冯刚从心底里鄙视这种人!

方德平昂然道:“我不想怎么样。”

“难道你就想把这个坑一直留在这里?”

“对,我准备在这里栽棵树,不行吗?”

“以后大家有个什么事要经过咱办?”

“我有留那么宽的距离,摩托车、三轮车都能过。”方德平依然一副高傲的模样。

“你这也只给三轮车留了一车的宽度。”冯刚看了看地下,估『摸』着道,“方伯,以前我还蛮敬重你的,因为你跟村里的乡亲们都比较合的来,处事圆滑,也是挺聪明的一个人物。但是我问你,这个坑要是一直留在这里,要是以后村子里谁要卖个猪什么的,哪怎么办?难道让人从村子里头把猪捉着赶到这里来上车啊?这样未免有些不妥吧?”

猪贩子都是一些大车进村来收猪,这里留个坑,以后收猪的猪贩子也开不进村子,对村子的影响很大。

冯刚这话一针见血,顿时在周围引起了『骚』动,方德平也神『色』有变。

难道这坑是专门为冯刚所设的,就是为了体现对你的不满?这话要出去,以后自己还怎么在紫荆村里混下去,只怕人家都会自己肚鸡肠什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