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不会吧?”

冯刚惊讶地看着衣久岛,有些不敢相信。

仔细打量这个美艳绝伦的少女,俏脸之上除了尚有丝丝春意之外,其他的什么表情都没有,那种痛苦冯刚是切身体的,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任何生物能够承受这样的痛苦,但是这少女竟然像没事人一样站在自己的面前。

“难道是蛇毒已经没效了吗?”

冯刚心中暗自腹诽,不管怎么,现在的衣久岛十分平安,冯刚倒也省了那份心。

冯刚再在依久岛诱饶身体上巡逡了一圈,只看得依久岛浑身都不自在,红着脸抓起旁边的衣服遮住身体的羞处。

冯刚哂然一笑,也捡起地下的裤子穿戴整齐。

此时『色』已经刚刚擦黑,四周的山脉也变的『迷』蒙起来,寨子里突然传来叫唤衣久岛的声音。

衣久岛穿好衣裤,扯了扯衣衫,道:“哥哥,我要去参加我爷爷的葬礼了,先走了啊。”

罢,她便飞快的朝村子里跑去。

冯刚看着少女远去的背影,喃喃自语道:“我欠你一条命啊妹子。”

瞬间他的脑袋又是一歪:“唉,可惜破坏了我的一个大好时机。本来老师都已经让我去上的,结果经你这样一闹,又没有机会了。唉可惜啊可惜啊”

冯刚在这里捶足顿胸,长吁短叹,一脸懊恼。

“这时候夏老师可能都脱光衣服睡在床上张开腿焦急的等着我呢?”

冯刚幻想着地道,“咦?既然夏老师在等我,我为什么不去呢?”

冯刚突然跳过一个念头:“是啊,我现在去了夏老师也不知道我的蛇毒解了啊,我管他三七二十一,我先推倒她再,至于以后的事情,我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修练十二式神谱至关重要。再了,夏老师都答应我了。对,趁现在村子里的人都在举行卜能的葬礼,我就可以去和夏老师共享鱼水之欢,哈哈,太爽了,太爽了。”

越想越是得意,冯刚竟然站在芦苇『荡』中哈哈大笑起来

村长家的一间房屋里面。

夏红独自坐在床榻上,听着外面传来芦笙的声音,她便有些心神不宁起来。

如果不是因为冯刚,她现在就要去参加卜能的葬礼。

卜能在寨子里德高望重,平时看病治人都不要钱,在村子里很得人拥戴,记得自已第一次来苗寨的时候,因为水土不服,当时上吐下拉,直接虚脱,就是得蒙卜能给自己治病开『药』,这才没事。

“唉,去晚一会儿也没事,还是先帮冯刚把蛇毒排了吧。”

夏红暗暗地道。

她与冯刚之间在关系本来就极其暧昧,上次在家里自己就用嘴巴帮他去过火,昨在来的路上,两人又有那么暧昧的接触,两人之间的确只差那么一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