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果真是外有,人外有人啊,现在的年轻人一个比一个牛『逼』了,以前还觉得冯刚那子能赚大钱,了不起,现在跟何老头的儿子比起来,简直一个在上一个在地下。”

“可不是吗?冯刚那子仗着贩花生赚了几个钱,就在村里不可一世了,又是开养鸡场,又是租收桔子树,价钱上还一砍再砍,看看人家何东方,多大方啊,就今免费发放出去的红包至少都得万把块吧?”

“万把块肯定樱有钱!太他妈有钱了!你看看人家开的车,那个叫啥牌子的我不知道,听我儿子这样的少也得二三十万才能开回来呢。”

“这才是真正的有钱,那冯刚子有个『毛』球的钱啊,现在骑的还是老掉牙的自行车呢,跟何东方一比,简直就是个渣。”

“你别把冯刚拿过来跟何东方比,他们俩一个是一个在地,能比吗?看看冯刚再奋斗个二三十年,能不能达到人家这个地步哦?”

“哈哈,你的也对。咱们紫荆村算是出大人物了,啧啧,不得了。”

“你看到何东方的媳『妇』没?”

“没有,你看到啦?”

“当然,啧啧,不得了,太他妈漂亮了,城里的姑娘就是长的细皮嫩肉,比我们村里的那些姑娘强上一百倍都不只呢,老子看上一眼就想草上一草。”

“你个死流氓,就不能正经些吗?等会儿我再去看看,听你们都他媳『妇』长的漂亮,可惜我去的晚了,没看到,可惜啦。”

“放心吧,以后还有得你看的。听何东方这次回来是要把喜事给办了再走的,日子已经定下来了,十月一日,还有几时间,这段时间你可以去瞄,保不准还能瞄到那城里妞洗澡呢。”

“哈哈,要是那样,我就是死了也愿意哦。”

何东方的回来就像一块石子丢进平静的水池里面一样,在池里溅起阵阵涟漪,一波接着一波,回『荡』开去。

冯刚一坐在店铺门口,到处听到的都是评价自己跟何东方的声音。

在何东方未来之前,村里人都赞扬冯刚年轻有为,能赚大钱,了不起,在紫荆村里,冯刚绝对是人气最高,最得村民赞扬的人。

可是现在何东方一回来,冯刚的那些大手笔做法在何东方面面简直就是个渣儿,比都不能比。

别人开的是二三十万的轿车,冯刚骑的是他们家保存了十几年的解放牌自行车人家光发红包都是一万多块钱,你冯刚啥时候发过红包的?给你辛苦干一活,你也才给一百块钱的工钱?把家里的桔子树给你去管理收种,你还跟人三番两次的砍价,你跟人家哪里能比?

听着这些闲言碎语,冯刚干脆充耳不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