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所有人都看着冯刚那根一甩一甩的,各怀心思,眼睛里面有羡慕、妒忌,还有震惊。

同时一个个对自家的媳『妇』也开始担心起来,要是自家媳『妇』见着这后,不出墙才邪门啦呢?

甚至还有几个感到菊花一紧,他们也不晓得是怎么一回事。

冯刚的突然出现,把现场的节奏直接给弄断了,几乎所有人都看在他,直到冯刚拉好裤子,系好皮带,这才奇怪地看着他们:“刚才哪里有贼?贼跑哪里去了?”

“呃咳咳”

纪兵最先回过神来,“我也没有看到,你们看到去哪里了吗?”

“绕屋后面去了,怎么,刚子,你没有看到吗?”

“我在蹲茅坑,我哪里有看到?”

这时冲洗干净穿了一套连衣裙的梁美丽从屋里走了出来,担惊受怕地道:“刚才真的有人看我洗澡吗?”

一个汉子道:“是啊,就扒在这窗子上,我敢百分百肯定有个人,美丽,你没有发现吗?”

“没樱”梁美丽可怜兮兮的摇了摇头。

自家媳『妇』的身子被别人偷看了,纪兵很觉得脸上没面子,心里面在恨的牙痒痒的同时,又挥了挥手,道:“好啦好啦,村子里出『色』贼了,大家赶快回家去看好自已的婆娘,免得床上的婆娘被那『色』贼给偷走啦。”

连纪兵都没有怎么追究,其他人自然不会多什么,一会儿一群人就相继离去,一路上都在谈论着冯刚刚才初次展『露』在这些男人眼前的巨大神鸟。

经这一闹,牌肯定是没办法打下去了,林志和曾云海也前后离去,冯刚最后了声感谢的话,也准备离去。

梁美丽突然问道:“刚子,陈芹她们还没有回来吧?”

冯刚点零头:“是啊,他们要明才能拿到结果,明才能回来呢。”

“哪你今晚上岂不是要睡他们家里?”

“是啊,他店子里那么多东西,我当然得睡在那里照看。”

“对,现在的偷太厉害了,的的确确要照看。”

冯刚点零头,挥手便与纪兵和梁美丽告别了。

纪兵在道场边放了水,锁上堂屋门,进到屋里见媳『妇』正在收拾满是烟头的地面,脑中灵光一闪,仗着酒意,问道:“刚才你真的没有看到是谁在偷看你吗?”

梁美丽提着椅子扫着地,道:“我哪里知道?”

“是不是冯刚?”

“你开玩笑吧?”

“这子刚刚出去,就有人看到这事,反正我挺怀疑这子的。”

“你爱怀疑就怀疑吧?你干脆还怀疑我偷男人呢。人家冯刚不计前嫌,对我们这么好,你还这样怀疑他,让他知道了,看你以后还怎么好意思见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