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梁妈这句话一出,顿时吓的余梅脸上『露』出惊骇之『色』,震惊地看着她。

饶是冯刚再能忍,此时此刻也没办法忍耐了,目光森然的盯着梁妈,寒声道:“梁妈,你不至于把话那么难听吧?我没有给你割精肉,你可以针对我一些难听的话,但是你为什么要偏偏针对余梅姐呢?她哪里招你惹你了?你都一大把年纪的人了,话也要讲究个分寸吧,什么话该,什么话不该,应该不用我们的那么明白吧?”

冯刚的一席话顿时让梁妈感觉脸上有些挂不住,想自己在紫荆村过了几十年,什么时候被一个辈这样教训过的?一时之间,梁妈脸上一阵青一阵白,气极反笑:“怎么?被我中啦?看来别人你们两个有那么一回事,看来是真的啊?余梅,你跟张书胜结婚一两年没有怀上个种,现在怎么好端端就怀上一个种呢?不光是我怀疑,全村的人都在怀疑呢。是不是张书胜的种,只有你自个儿心里最清楚不过。”

她扭过头望向了冯刚:“你不愿意割就不割,我不求你。哼。”

罢气愤的走了出去,提着一篓子猪草,大摇大摆的离去。

“给你添麻烦了。”

余梅满是歉意地道。

冯刚偏过头,淡淡一笑:“她这是故意找茬儿,你别往心里去,这些精肉,你提回去吧,她不能把我们怎么啦的。”

余梅有些担忧地道:“我担心她会到处些闲话,在村里头出来不好听。”

冯刚想了想,道:“我会想办法把这件事情压下来的,你就放心吧。你先回去,免得让别人看到了,又多些什么。”

余梅应了一声,慢慢的离开了。

冯刚低眉想了想,掏出手机,当即给梁美丽家里打羚话。

过了没多久,梁美丽便独自走了过来。

“刚才你和梁姐吵架啦?”

甫一见面,梁美丽开门见山地问道。

冯刚点点头:“她是不是在一些不好听的话?”

梁美丽道:“我已经在慢慢宽慰她了。”

冯刚道:“美丽婶子,你跟梁妈的关系比较近一些,你给我尽量安抚安抚她,一些话还是尽量不要在村里面张扬开去,否则到时候谁都不好过。”

梁美丽道:“这件事我晓得,不过我得提醒你一句,现在关于余梅怀孕的事情,村里有很多人持怀疑的态度,都一致认定余梅肚子里面的孩子不是张书胜的种,很多人都觉得跟你有关系。”

冯刚一愕:“为什么是我?”

“因为你跟他们张家有很深的过节啊,那时候你跟张家闹的不可开交的时候,她余梅处处维护你,村里人都看在眼里呢。再了,张书胜的妈经常跟余梅吵架,就是因为她怀不上孩子,这一年张书胜应该也没少子孙后代下功夫吧?但余梅的肚子就是没反应,而自从你与他们张家开始互相折腾的时候,余梅的肚子就有了反应,而且她又处处维护你,想要人不怀疑你不可能。只不过现在村里人都受你的恩惠,大家都只是私底下这事,绝对不会当着你的面明目张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