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看着女儿怒气冲冲的模样,以及就像要爆发的宇宙,夏红轻声问道:“又什么人惹恼你了?”

杜月换好拖鞋,骂道:“有个不知高地厚的贱女人抢了我最喜欢的东西,真是气死我了。”

上前走了两步,习惯『性』的右手一扬,碧绿『色』的提包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度,“砰”的一声,不偏不倚,恰恰落在毫无防备的冯刚头上。

“哟”

冯刚抱着头低低叫了一声,赶忙抓住了那个包。

杜月没有想到这是还有一个人坐着,听到痛叫声,不由大吃一惊,杏眼圆睁,本来就怒气冲冲的她恰恰又看到一个她极不想看到的人,不由柳眉倒竖,叱喝道:“你怎么在这里?快把本姐的包放下,别把我的包弄脏了。”

着杜月便气呼呼的冲了过来,伸手就去夺冯刚手里的包包,却不想这一下用力过猛,猛地一下甩开,从里面掉出来了一个四四方方的物什,不偏不倚,恰恰落在冯刚的脚背上。

二人几乎是同时看向了那里,落在那地方,冯刚大吃一惊,乖乖哦,竟然是“杜蕾丝”!

一个十七岁的姑娘包包里面掉出一个杜蕾丝!

那代表着什么自然就不言而喻了。

冯刚就像看外星人似的看着杜月,后者却不悦地道:“看什么看?没看过美女啊。”

然后她弯腰、捡起、放进包里。

一切都显得那么的理所当然,面不红、气不喘。

“月,不许跟冯刚哥这样话。”

夏红从后面走了过来,责怪道,“不管怎么,人家也是客人。”

杜月扭过头,眼皮一翻:“妈,我怎么发现你对你的学生情有独钟啊,动不动就把他叫过来陪你下下象棋啊,吃吃饭啊什么什么的,你什么品味嘛,你看看他这副土里土气的德校”

夏红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赶忙拉住杜月:“月,你怎么能这样话呢?回头我告诉你爸的啊,你这样也太不像话了啊。”

杜月道:“怎么?心虚啦?被我中啦?你是真的对你的这个学生情有独钟吗?”

夏红是杜月的后门,两饶关系虽然称不差,但也称不上好,关键是杜月对冯刚特别的不感冒,至于为什么会这样,她也不上原因,反正就是看着不对眼,用她们闺蜜间的那句话就叫做:“不是我的那盘菜。”

冯刚的的确确不是她的那盘菜,所以她有些看不起。

再了,这家伙看起来岁数不大,但是那双『色』『迷』『迷』的眼睛不时的在继母的身上扫来扫去,弄的她很不舒服,所以对他的素质更是严重的降了好几个台阶。

更让杜月心里不爽的是,继母夏红还偏偏隔三差五的把他请到家里来吃饭下象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