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冯刚的额头上顿时『露』出四条黑线,珍而贵之的将手里的树叶捧着,问道:“这东西真的有那么神奇?”

朱美菊回送给他一个白眼。

冯刚吐了吐舌头,继续道:“师娘,那我不打扰你了,我一定会最快找到拥有九曲回廊神器的女饶,一定会尽快把神功修练成功,不负你和师父的期望,忠心为党为国为人民,投身于现代化的建设之直

冯刚噼哩啪啦的就像播新闻联播似的了一大圈,朱美菊实在是忍无可忍,再次举起扫帚,朝着冯刚的脸招呼过来。

冯刚顿时遁溜,逃也似的跑了出去。

刚刚出门,突然撞在一团香喷喷、软棉棉的物什之上,然后耳边响起“啊哟”一声尖叫声,那人直接倒飞出去,“砰”的一声落在地下。

冯刚定睛一看,竟然是三赖子媳『妇』杨桃。

“啊?杨嫂子,你怎么睡在地下?地下很烫呢。”

冯刚惊叫着赶忙过去拉住杨桃的柔荑站了起来。

如果是别人,杨桃飞得要拉着去镇里医院做检查,怎么着也得敲诈些钱过来,但是看到是冯刚,她也只能自认倒霉,瞪了他一眼:“谁睡在地下?我脑子雍毛』病啊?”

冯刚『摸』了『摸』鼻子,笑道:“嫂子,你没事吧?”

“幸好我反应及时,否则不给你撞断几根肋骨不可。”杨桃一边拍着身上的灰尘一边道。

这时朱美菊拿着扫帚走了出来,看到眼前一幕,哼了一声,转身进到屋里面。

杨桃看到朱美菊,赶忙叫道:“美菊婶,我找你有点儿事。”

她又对冯刚抛了个媚眼,低声了句:“晚上到我家里来。”

然后急急忙忙的追赶朱美菊去了。

冯刚没有理会,看了看手里的树叶,幸好完好无损,这才珍贵的装进口袋里面,朝着家里走去。

正走到半路,却接到了夏老师打过来的电话。

“这两忙不忙?”夏红显得心情极好,声音清脆悦耳,充满了欢乐。

冯刚道:“刚刚忙完啦,现在不忙了。”

“有时间不?”夏红笑『吟』『吟』地里道,左手正在给脚指夹涂着晶莹指夹油。

“有啊,夏老师,有什么事?”冯刚问道。

“我一个人在家里无聊,想要你来陪我下跳棋了。”夏红的声音里带着微微撒娇的韵味在里面。

冯刚听的心里就像抹了蜜一样甜蜜,身上酥酥麻麻,就像有一个极品女人正在『舔』自己的兄弟一样那么的舒服。

老师啊,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怎么还对我撒娇呢,一时间,冯刚神游物外,飘飘忽忽的。

“你怎么啦?不话,不想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