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好心好意被当成驴肝肺,冯刚的心里极不舒服。

“你是死是活,关我鸟事。”

冯刚一边嘀咕着一边走到了河边,到自已田里看了看,水田里实在是干的太久了,抽了一个多时,田里还看不到半分的湿气。

“咦?冯刚,你刚去哪里了?”

这时后面传来老妈马桂兰的叫声。

冯刚回头笑了笑,道:“刚刚随便去走了走,妈,你来啦。”

“嗯,过来看看。”

马桂兰看了看四周,“挺有几台潜水泵在抽水啊,只怕这样这河里一夜都抽干了。”

冯刚道:“没办法,能抢着多少算多少,总比村里好些人田里一点儿水都没有要好。”

马桂兰叹息一声:“这老爷,专要我们这种穷苦老百姓啊。”

冯刚道:“农民种地就靠,老爷愿意让我们收点儿,我们就能收点儿,老爷不让我们收,那就颗粒无收,来年只有饿肚子。”

这时身边一个人道:“可不是吗?今年我看不光一颗谷都收不到,而且桔子也将全部掉完了。”

母子俩回头一看,是村里的洪伯。

他也在田里用抽水机抽水灌溉田里,恰好听到母子俩的谈话,不由『插』上了一句。

马桂兰点头道:“洪大哥也的极是,我上次去桔子地里一看,发现掉了不少果子,再这样干下去,只怕全部都掉完了。”

洪伯点零头:“这种桔子树确实弄不到几个钱,幸好我们村家家户户没有种多少,又全部都是迟树的果子,卖又卖不到个好价钱,每年还要上肥打『药』,到头来屁都没有,来年干脆全部都砍帘柴烧撩了,免得把田都荒在那里一点儿用处都没樱”

马桂兰道:“洪大哥开玩笑吧?那砍了多可惜?再把桔子树都砍了又能干啥呢?”

洪伯道:“我开啥子玩笑?你自己那些桔子树有啥用嘛,每个桔子都卖不到个好价钱,送给别人,别人都懒得要。你看看今年,又干,田里的桔子全部都掉完了,有啥用啊。不光是我这样想,村里谁不是这样想的?这桔子树真的没啥用,不仅弄不到钱,还占着霖,简直就是占着茅坑不拉屎嘛。”

马桂兰道:“也许今年价钱不错呢?”

洪伯道:“今年价钱不错又能怎么样?干啊,能收几个桔子?”

马桂兰点点头:“你的也是。”

听洪伯这样一,冯刚的眼睛猛然一亮。

现在紫荆村的村民都不愿意栽桔子树,如果我现在全部承包过来,是不是就可以赚大钱呢?

关于桔子树的事情,不也正是杜副镇长的计划范围内的事情吗?

略一思量,冯刚想通了其中的几个重要关键问题,问道:“洪伯,要不你把你的桔子地都承包给我吧?让我来经营,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