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山林里面,很快就『荡』漾着无尽的春意,几只休憩的鸟儿也被二人惊心魂魄的缠绵给吓的扑哧着翅膀飞上了云端。

良久之后,林茹爬上了岸边,无力的趴在草丛中,喘息着。

冯刚起身穿好衣服,道:“婶,要不要我下山给你拿衣服?”

林茹摇了摇头:“不用了,就穿湿衣服下山吧,我回去再换。”

接过冯刚递过来的衣服,林茹当着他的面把衣服穿好,回想起刚才两饶激『潮』澎湃,林茹的身子就禁不住的酥麻。

冯刚颀赏着成熟少『妇』穿好衣服,走上前道:“婶,我的第一次都给了你,你得对我负责哦。”

林茹翻了个白眼,瞪了他一眼:“哪个男孩子的第一次有你这么生猛?你少给我装吧?还第一次呢,真不知道你祸害过多少女人,你就少糊弄我了,还骗婶你是处男呢,哼,婶都没有找你算帐就算你幸运了。”

冯刚哈哈大笑。

“好啦好啦,真是被你弄死了,到现在两腿还没有力气,真不知道你年纪,咱那么厉害,你去做鸭,赚钱大把的,哪里还要在这个穷山村里呆着种地?”

林茹嘀咕了一句。

冯刚一愕,做鸭?妈的,老子是社会主义旗帜下的大好青年,有理冲,有抱负,有身体,做啥不行,为什么要去做鸭?去做鸭的话,老子还有尊严吗?

林茹以一种十分别扭的走路姿势下的山,引得她又是懊恼又是兴奋,这次,算是寻着宝了,这么好的东西,得跟好姐妹们好好分享。

林茹害怕被人看到自己湿身的模样,专捡路走,最后走到屋后面,从后门窜进屋里,飞快的冲进自已的卧室。

正在堂屋里坐着的三叔公只看到了她的一个背影,心中奇怪,没有多什么。

过了一会儿,林茹穿了一件干透的衣服走了出来,见着老爹盯着自己,不由有些做贼心虚,问道:“爸,你看着我干吗?”

“你衣服咱湿透了?”三叔公问道。

“汗湿了。”林茹低着头,不敢看父亲那严肃的目光。

“哼,你好大的汗啊,竟然连裤子都汗湿透了。”三叔公讽刺地道,“坦白交待,刚才干吗去了?”

林茹被老爹这样强『逼』着心里很不爽,不由大手一挥:“没去干吗?湿了就是湿了。”

三叔公也拿她没办法,只是提醒道:“我可是告诉你,如果你还跟冯刚这样不清不楚的话,看我怎么收拾你。”

“我哪里有跟他不清不楚?”林茹翻了个白眼。

“你敢发誓?”三叔公盯着她道。

“我发誓,我没有跟冯刚不清楚,否则打雷霹,不得好死!这样行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