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见着朱美菊神情有些落寞,眼睛里面更有些哀伤,冯刚心里突然想道:“师父他在村里玩了无数的女人,只怕这个黑寡『妇』早已经成了他的胯下之臣。现在她正是因为少了一条神奇大棍棒而哀伤吧?嘿嘿。”

“婶,那我先走了啊。”

“嗯。”朱美菊点零头,抬头看着空银河的繁星点点。

冯刚回到家里,见老妈正坐在堂屋里穿着灯,半都穿不进去,竟然她有些不耐烦了。

恰恰看到冯刚回来,马桂兰连忙道:“快过来帮我穿一下针,唉,岁数大了,都看不见了。”

冯刚接过针线,在灯光下轻而易举的就穿了过去,递了过去。

马桂兰笑了笑:“一年不如一年啊,去年还能看得见,现在完全都看不见了。”

冯刚笑道:“妈,你也不看看,你儿子都快二十岁啦,你能不老吗?”

马桂兰瞪了他一眼:“有你这样埋汰你老娘的吗?”

冯刚耸耸肩:“我只是实话实而已,我的的确确也快二十岁了嘛。”

“你也知道你二十岁啦?”

马桂兰叱喝道,“我那时候,二十岁就嫁给你爸了。”

冯刚『摸』了『摸』鼻子,知道她又要什么:“女孩子本来就出嫁早嘛。”

“那时候男的也有很多二十岁就结婚娶媳『妇』的啊?”

“时代不同了嘛,不能拿来比较。”

冯刚有些不敢看老妈的目光,丢下这话,撒腿就准备逃跑。

“站住!”

马桂兰连忙喝住。

“妈,还有啥事儿?我要去冲凉睡觉了。”

“我跟你,你嘎嘎这次躺在床上,跟我们讲了,她非得要见着重孙子才肯闭眼睛。”马桂兰郑重地道。

冯刚想了想:“没重孙子不更好吗?嘎嘎还可以多活几年?”

马桂兰“啪”的一拍桌子,愤怒地道:“你是真不懂事还是假不懂事?就你嘎嘎现在个情况,也不知道能不能撑过今年呢。她孙子这一辈的,没有一个结婚聊,能让她不『操』心吗?到时候她就是死,也死不瞑目。”

冯刚道:“我又不是最大的,这样的责任也沦不到我的身上吧?再了,就算他们现在都结婚,也不可能在今年赶一个家伙出来啊。”

马桂兰气极,怒道:“你不是最大的,你也不了啊?难道你的表哥表姐们不结婚,你也永远不结婚啊?这算哪门子的法?这次你的舅妈给你介绍了一个女孩子,那女孩子家庭条件也不错,家里就只有两个女儿,她是大的,好像比你一岁,如果你愿意跟人家见个面的话呢,就打个电话给你舅舅一声,让你舅舅给你去这事儿,找个机会让你们俩见个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