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了句节哀顺便,冯刚就走出了拥挤的灵堂,接起递过来的茶水,找了个把椅子,跟村里的几个认识的人起话来。

在现在这个时代,死个人,气氛都是比较轻松的,因为大多数死的人都是老人,到了一定的年纪的,但是现在『毛』华的死却让现场的气氛有些凝滞低落。

前几还好端赌一个人,想不到现在就离众人远去,所有人在同情『毛』华的遭遇之时,却又为剩下的孤儿寡母感到可惜和不值得。

正在为这事儿长嘘短叹之时,三叔公走了过来,一只手搭在冯刚的肩膀上。

“冯刚,过来。”

冯刚跟着三叔公走到一边,问道:“三叔公,有啥事呢?”

“等会儿吃了饭,有时间去你美菊婶那里一趟。”

“这么晚了找我干吗?”冯刚奇怪地问。

“我也不晓得,她只是让我给你带个信。”

“哦。”

“冯刚,真是不好意思啊。没想到我那外孙女儿『性』子那么犟。”

“没事没事,三叔公多心了。”

“你觉得我家若兰长的怎么样?”

冯刚竖了个大拇指:“漂亮!非常的漂亮!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女人!”

再漂亮还不过是个烂货!

“如果介绍给你做媳『妇』你觉得怎么样?”

冯刚摇了摇头:“只怕她看不上我呢。”

看来三叔公是真心把陈若兰介绍给自己啊。

“没事没事,有你三叔公我牵红线,你就放心,这事儿绝对搞的成的。”

冯刚没有多什么,心想你给我送女人,难道还要拒绝吗?我倒要看看你们怎么把那个骄傲的像只白鹅一样的女人介绍给我做媳『妇』?

冯刚依然不忘记讽刺三叔公一句:“三叔公,可别到时候又跟前一样啊。”

三叔公连连摇头:“不会的不会的,绝对不会那样的,下次我给你们制造单独相处的机会。”

“哈哈。”

此时此刻,县城。

赵怀东的家里。

“啊嚏”

正坐在客厅里看电视的陈若兰打了一个激烈的喷嚏,『揉』了『揉』鼻子,随手拿起桌子上的一根香蕉,剥开皮,放在嘴巴里面咬了一口。

“喀嚓”

卫生间的门打开了,穿着一件背心的赵怀东一边用干『毛』净擦着头发一边走了出来。

“若兰,你进去洗吧,我洗好了。”

骨瘦如材的赵怀东走到沙发旁边了一句,就坐在她的旁边。

“姨爹,你什么去接姨?”

陈若兰盯着电视问道。

“她没给我打电话,让她多玩几呗,反正回来也没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