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啊啊”

李丹杏凄惨的号叫声刺破云霄,远远的传了开去,周围全村的人都看着这一幕,脸上『露』出可怜之『色』,一些心智较软的女人更是默默地流下了泪水,为李丹杏的可怜身世感到同情。

冯刚一直在旁边冷眼观看这一切,李丹杏突然暴起对付李青川确实是不明之举啊,人家警察都『毛』华是自己溺水而亡,你现在去招惹李青川,又有什么用呢?

同情归同情,现在冯刚也没办法帮她。

“李村长,怎么回事?”

耳边响起何韵询问李青川的声音。

“唉,我哪里知道怎么回事?”

李青川看了看自己破了几条口子的衬衫,“真是个野蛮的女人,平白无辜的就冲过来,搞不明白!搞不明白啊!”

李丹杏没有理睬,毕竟都已经认定属于一场意外事故,她也没有什么好调查的。

派出所长的人收队离开,『毛』华的一些街坊邻居纷纷帮着收棺,张罗着丧事。

夏气太热,尸体不能放,现在还是上午,今晚上就办丧事,明就上山埋了,入土为安。

冯刚站在家门口,突然手机来短信了,『摸』出一看,是何韵发过来的,写着:“我会想你的!”

冯刚微微一笑,用英语回了一句“我爱你”。

马桂兰正在堂屋里扫地,冯刚问道:“妈,嘎嘎的身体怎么样?”

“躺在床上呗,唉,只怕是好不了聊,可死又死不了,她要受一些罪。”马桂兰叹息着道。

的确,对于上了七八十岁的老人来,与其卧病在床,还不如一死了之,这样对他自己、对活着的人都是一件好事。

冯刚没有多什么,挑着桶去井里挑水,发现井里的水下跌了一大截,如果老爷再不下雨,这吃水都成问题。

把家里的水缸打满水,然后又去挑了几担猪用的水,跳进猪栏里面把猪栏冲洗了一遍,忙完这一切,冯刚累的满头大汗。

丢下手里的活,去卖铺里买了一条香烟,便往山上走去。

气正是炎热,祁江和魏大喜正在悉心照料着鸡仔,有着两没见,这些鸡仔个头都大了许多,听祁江跟他讲,这些鸡仔长的都很不错,而且这几都没有什么病死踩死的,也没有其他的野兽袭击,一切都出奇的顺利。

听到这个结果,冯刚心里面自然是高兴之极。

中午冯刚陪着二人喝了几杯酒,在山上吃了一顿,反正也闲的没事,冯刚在山上也悉心向祁江请教养植方面的知识,直到下午四五点钟,气凉快一些,这才准备离去。

就在冯刚出了茅屋的时候,却看到一个手里握着粉红『色』的遮阳伞,体态丰腴的少『妇』爬上山来。